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瑞金/年龄操作】六兆年と一夜物语

姑且转一下刷个存在感……
没有理论全靠脑补……
居然画出来了
好歹给两个太太打个call!

鞫涩子:

*文章末尾图辣眼⚠️
*画手文手互相伤害(。
*感谢亲友的绘图支持!!!(也是文手(。


漆戈:



※是和涩涩玩的“漆写涩画”活动【什么鬼名字




※梗是 @水涌 同学的年龄操作




※不要对画手的文抱有什么奇怪期待……!!












 




 




 




 








身边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童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裤带,一双蔚蓝色的大眼睛混杂着期待与好奇、分毫不移的盯着自己。




格瑞觉得自己本就嗡嗡作响的大脑似乎更加疼痛了。




 




 




*




 




 




那本来是与平常无异的、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格瑞刚刚收拾掉几只高级怪物,精神仍处于高度集中的紧张状态,正欲回身离开时,旁边的草丛中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还有漏网之鱼吗,从脚步声判断,似乎是只幼崽。








格瑞如此判断,并将刀架在身侧,屏气凝神,打算给其致命一击。




那东西突然从草丛中直冲出来,不做一点掩饰,小小的身体敏捷而快速。




 




但是选择直线攻击实在是太愚蠢了。




格瑞挥刀而起,精准的瞄准了猎物的颈部,却在看清猎物面貌的瞬间停滞了一下。








是个金发的人类男孩。




收手已经来不及了,格瑞只能全力使烈斩偏离原本的运动轨道。




“哇啊啊啊啊——”




熟悉的声线响起,带着眼前的孩子独有的上扬音调与稚嫩的音色。




随着烈斩从手中脱离,格瑞感到一阵天翻地转。




他被对方扑倒了。








乱糟糟的金发、令人怀念的帽檐、还未长开的圆脸——




是金。




不,准确的说,是小时候的金。




 




 




 




*




 




 




 




“所以,你们去招惹那个来路不明的怪物。结果金就变成了这副样子吗。”




“是……是的……我们也没有想到那个怪物的能力是这个……”




紫堂幻回答得战战兢兢,虽然烈斩不在格瑞的手上,但他仍有种被刀抵着背脊的错觉。




“副作用不明、解除条件不明、解除时间不明。”




“反正我们打倒了那个怪物,这个能力不会持续太久的。”




凯莉回答的毫不畏惧,完全不接受格瑞的指责。




“只是金似乎连认知也退回了小时候……不认识我和凯莉,一直喊着要找姐姐和格瑞,所以我们来找你了……”




“这傻小子小时候可真够熊的,我和紫堂两个人都看不住他。”




凯莉泄愤似的去捏金的小脸蛋,直到小孩子被捏的皱起眉头,呜呜呀呀的叫出声才放手。




“……我知道了,在他恢复前我会带着他的。”格瑞伸出一只手拽着小孩的连帽衫,把金拽到自己旁边。




 




 




*




 




 




眼下的状况并不允许格瑞继续修炼了,金毫无疑问会耗费他所有的精力。




休息区也不能去,一直都单独行动的大赛第二突然带着个孩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议论倒是次要的,他更担心这会给金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他不想金再被别人拿来作为威胁自己的筹码了。




 




左手掌心的小肉团不安分的蠕动起来,低下头就迎上了小孩子兴奋的目光。




他每次露出这个表情准没好事。




 




“格瑞格瑞,你变的好高啊!比今早高多了!”




“嗯。”你认识的那个格瑞大概只到我胸口高吧。




“明天你还会这么高吗?”




“不会。”但愿不会。




“那……机会难得,格瑞你能不能抱抱我!”




……果然没好事。




 




于是金如愿以偿的坐在了格瑞的手臂上,一双小短手牢牢搂住格瑞的脖子。




“嘿嘿,格瑞之前都不让我跟着你,今天不仅一直带着我,还让我抱,好开心啊!”




小孩子偏高的体温紧紧的贴着自己,松软的金发时不时扫过脸颊。




七年前的自己每天都在考虑怎么甩掉这个小包袱,现在则在考虑怎么让对方寸步不离的待在自己身边。




 








“对了,刚才那个弱弱的大哥哥和奇怪的大姐姐是谁啊?”




“是你的朋友。”虽然不太可靠。




金发的孩子似乎还想问些什么,却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树木丛生的森林中央坐落着一片巨大的湖,午后的阳光散落下来,平静的湖面宛如硕大的镜子,将森林与天空倒映在其中,湖的边缘仿佛将森林分割成两个世界。




水面波光粼粼,只有微风吹过时才有一丝波澜。




“这……这难道就是海吗!!!!”金兴奋的从格瑞的怀中挣脱出来,向湖边跑去。




登格鲁星是见不到这样的景色的,对金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广阔的水面。




 




孩子先是试探性的碰了碰湖面,然后便一股脑将鞋子袜子脱了下来,跳到水里玩去了。




格瑞观察着附近的地形,这里无论是怪物还是参赛者都很罕见,算是为数不多的既幽静又安全的地区了。




“格瑞!格瑞——!!一起来玩嘛!!!”




格瑞看金止步在浅水区没再深入湖中心,便不理他了。




金撅撅小嘴不再纠缠格瑞,似乎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冷淡。




 




再三确认湖的四周确实没有怪物存在,格瑞叮嘱金几句就进入森林巡视了。




森林幽深而安静,只能听到鸟鸣和一些小型动物活动的声音。




而这正是适合格瑞独自思考的环境。




他一定要想办法让金变回去,凹凸大赛危机重重,变数太多,即便有他护着,也无法保证金能平安无事,更不要提年幼的金。




格瑞抬头看向太阳的位置。




过去了这么久,金的两个同伴去询问天使长,应该已经有消息了。




格瑞原路返回,走过那些不知见了多少遍,一成不变的风景后,终于回到了湖边。




 




可湖中空无一人。




 




水面和刚见到时一样毫无波澜,似乎从没有什么人踏入过一般平静。




而格瑞胸膛中的鼓点却如悲鸣般密集的作响。




 




他甚至顾不得拿上烈斩,几乎是以扑上去的姿势踏入湖中。




湖水浸湿了裤腿,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格瑞的发梢。




 “金……!金——!!”




空旷的湖面上只能听到格瑞一人的呼喊。




他以最后见到金的地方为中心,向四周搜寻。




可声音已经接近嘶哑,仍然无人回应。




 




格瑞停下脚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环顾四周,又屏息感知周围生物的活动




肉眼可见的范围内确实没有其他足以威胁人类的生物存在。




 




是湖中有怪物而我没注意到吗?还是金失足掉进了湖里?




“金!听到的话就回答我!”回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湖,他根本就不会游泳。




如果金真的……我……




不敢多想,格瑞开始将原力凝聚于双手,试图利用原力排干这片巨大湖泊中所有的水。




 




身后传来某种生物在水中游动的声音,几乎是在格瑞回身的一瞬间,对方扑到了他身上。




失神的格瑞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推了下去。




金色的头发被湖水打湿黏在脸上,熟悉的笑脸让格瑞瞬间忘记呼吸。




“嘻嘻,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吧!”金笑的得意,脸颊的软肉都鼓了起来。




身体倒在冰凉的湖水中,身下的石子隔的脊背疼痛。




只有眼前的孩子是温度唯一的来源。




 




“……你个白痴。”




 




 




*




 




 




之后当然是以格瑞不算用力的拳头收场。




 




两个人坐在篝火旁,中间隔了一段距离,格瑞从上岸开始便不和金说话了,头也扭向另一边,看也不看他。




迟钝如金也知道自己惹格瑞不高兴了。




 




于是金使出浑身解数,拽格瑞的头发、趴在格瑞腿上闹、对格瑞扮鬼脸。




可是格瑞就是不理他。




 




“格瑞……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啊,啊嚏!!”




傍晚的风吹得金瑟瑟发抖,衣服湿哒哒的黏在身上更是增加了一丝寒意。




然后金便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盖在了自己身上。




是格瑞刚用篝火烤干的外套。




金立马乐开了花,一边说着“我就知道格瑞对我最好了!”一边扑进格瑞怀里。 








格瑞知道自己拿他没辙,也就任由金往自己怀里钻。




太阳落山后的森林逐渐渗出凉意,怀里的孩子此时就像是不断发热的小火炉。  












“格瑞,我们上次像这样,夜晚一起呆在外面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嗯。”是说他和金被魔兽袭击,一起掉到了悬崖断层的陡坡上的事情,自己受了重伤,金的腿近乎骨折,无法独自爬上悬崖。直到后半夜秋姐把他们救回去。








 “那个时候因为又痛又难过,所以完全没注意到——夜晚的天空原来这么漂亮。”




月光澄澈,投射到湖面上,耳边是动物昆虫们静默的合奏。 








“姐姐要是也能看到就好了呢。”




嗯。




金回过头,碧蓝的眼睛比那夜晚的湖面还要耀眼。




“格瑞,这里其实不是登格鲁星吧?这里有特别巨大的水面、有许多我没见过的动物、有很多漂亮的植物……”




“姐姐说过,这样的星球叫凹凸星球。”




“格瑞为什么不告诉我?”












  ……要我怎么告诉你?




这场大赛的真相,我从最开始就知道了。




要我告诉你,你的姐姐参与了这场大赛吗。




要我告诉你,三年未归意味着怎样的结局吗。




要我告诉你,我将你抛在登格鲁星,独自来参赛了吗。 








“我不能告诉你。”








 金刚要用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不满,就被格瑞紧紧的圈在了怀里。




“你只要。”




“你只要知道,无论何时,你都可以无条件的、全身心的信任我……就可以了。”




“并且,我也会——” 








双臂中柔软的身体突然变得棱角清晰,刚刚还湿润的头发变得干爽,原本小小的一团迅速变大。




察觉到怀中人的变化,格瑞停止了发声。 








“格……格瑞?”




金惊讶的回过头,对于过于亲昵的姿势显得十分震惊,格瑞甚至能看清对方略微泛红的脸颊。  
















*












  紫堂和凯莉赶到时,发现这两人中间保持着一段微妙的距离,一言不发的盯着中心的篝火,似乎能从其中看出大赛制胜的法宝一般。 








但是两人面部的温度确实是出卖了什么。  












END












 凯莉&紫堂:丹尼尔大人,解除那个奇怪能力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丹尼尔:当然是中能力者最喜欢的人的真情表白了☆  












*












  那个湖大概是这个样子滴,我不会景物描写,你们看看意思意思就行【。  











最后附上 @鞫涩子 的图,很有绘本的感觉呢!【互相伤害的重任也完成了hhh













写完之后更加坚定了我只有画画一条路【【【。


评论(1)
热度(442)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