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超漂亮的封面~~再次感谢!!也希望大家喜欢!!

Symphonion:

给镜子成都CD20的本子画的封面图解封啦~本来就不太会做封面排版,其中镜子,翻翻也给了很多建议我,总之能为大家同样喜欢的cp画封面实在太好了[心][心]请大家多多支持这个新刊【土下座】本宣链接戳→http://hscalice.lofter.com/post/1da8bb1c_10872a4e
(p2放出无字版~) 

本子都要打样了才想起来没发本宣,我大概是放假放的脑子不见了。

成都CD20出的小料本,I WAS DANCER。

封面是乐子画的超级赞的!!!

页数:40P

规格:A5,封面250g铜板,内页100g道林纸

场贩摊位号:G41,就是那个名字特别长的特别清奇的那个,你没看错。

售价:25元

收录了I WAS A DANCER的全文,其中宅舞篇重新写过了,又新加了番外Disco,还有一篇是春日祭。修正了一些BUG和逻辑。算是热度最高的一篇和自己最满意的一篇吧。谢谢大家的支持。全文阅读请戳头像。

还有G41摊子上其他的同人本也请大家多多支持!!非常感谢!!


不出意外展子第一天我会去,下午一点在摊子上给你们写To签怎么样。限5个人吧,,30字以内都可以。希望拿到To签的孩子可以给个repo~~


总而言之,终于搞定了这个。顺便之翼的宣图也做的超棒!!

谢谢在幕后给我莫大帮助的各位,大家都辛苦了。

 @鞫涩子  @灬之翼灬  @(ノ_ಠ)兩輪戰車  @Symphonion 

大海、船、你的眼睛

极地考察AU

有胡诌的地方





上至电离层之外,下到马里亚纳海沟,人类的痕迹遍布这个形状不规则的球体。

——胜生勇利

 

这不是勇利第一次出海。但是是他第一次出海这么长时间,同时也是距离最远的一次。他们登上日本的“白濑”号南极考察船,巨大的钢筋结构支起每个人的狭小空间。他们要去南极进行为期数月的科考活动。船上大部分人都是日本籍,也有中国人,还有外聘的国外的专家学者。

胜生勇利从没想过他会和那个人在同一艘船上。不过想想极地考察船并不是什么非常普及的船只,而且批次也很有限,搭乘到同一艘船也不是不可能。当他看到门牌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出了幻觉。那是一个学术界,特别是缩小到搞海洋的学者范围内,基本上每个人都熟知的名字。它出现在各大期刊和学术杂志的封面上,几乎是每个博士或硕士生毕业论文最后,参考文献里面,都能找到这个名字。但勇利并没有见过他,也就是在网站上见过这个人的证件照,纵使他几乎读过这位著名学者的每一篇论文。

所以他很好奇。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是像他的导师一样,身材敦实,经验丰富呢,还是说大腹便便,走路摇摇摆摆的呢。不,能写出那样平实却又生动的文章的人,一定是哪家的公子哥想不开来和他们这些所谓的研究人员一起受累吧。

海洋科考真的是很败家的工作。上亿的资金投进去,出一次海,从燃油费到实验仪器,到每个人的吃穿用度,还有最重要的淡水。哪一样不是钱。更坑的是,出去这么一次,能不能有成果是看天的。

开始的时候勇利只是安静的在船上,认真的完成导师布置的工作,看好同行的本科生。那些年轻的孩子们总是有着无穷的好奇心,第一次出海的新鲜感固然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因此造成什么意外就麻烦了。

第一次见到维克多是在出海几天后船长召开的会议上。平时他们住的也不近,而且勇利和那些外国的学者也没什么交集。

果然真的见到的时候还是会感叹一下。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存在这样的精致的人啊。维克多看上去一点都不像那些教授给人的印象,他更像是从那些墙上贴着的巨幅海报里走出来的模特。可就是这样的明星一般的人物,正在勇利面前,用着带有俄国口音的英语轻声问他,这一次考察他们打算投放多少个Argo浮标*(注1)。勇利下意识的回答了,可是当他走回自己的舱室的时候,他完全想不起来他到底说了什么。唯一记住的是维克多眼睛的颜色。澄澈透明,就像、就像……他看向舷窗外,就像这看上去一望无际的海洋一般。

就像天空因为瑞利散射而呈现蓝色,海水的颜色也因为光的散射和反射呈现出变化的水色。但勇利突然就想着,那么你的眼睛会反射出什么颜色呢。

他们的航行一天一天的进行着,到达一些观测站点时,大家有条不紊的工作着。船上的生活比你想象的还要单调。没有WIFI,没有信号,打电话的话也只有几部卫星电话供大家轮流使用。出了船舱除了水还是水。勇利还记得他第一次目测海浪的时候数完之后眼睛花了半个小时没缓过来。那些规律的不规律的周期运动,海水拍打船舷溅起的白色的水花。现在想来竟是有些遥远的回忆了。

然后,他们就到了西风带。这是去南极的必经之路,也是最危险的地段之一。

几米高的浪,即便是他们这样吃水上万吨的船也摇晃的厉害。乱七八糟的东西丢的哪都是,晕船的人想吐都对不准垃圾桶的位置。海浪一下打在舷窗上啪的一声,勇利醒了。

这样的海况基本不允许人在船舱内随意走动,大家都待在自己的舱室里,安静的等待着船只行驶过这一段危险的航程。不过这对勇利来说,并不是特别难应付的状况。船行颠簸,但我们掌握了波浪的运动规律,控制好重心,随着船体一起上下波动就能减轻失重的感觉。距离穿过西风带大概还有三天左右,勇利拉开舱门,这种时候,那个漂亮的外国人在干什呢。

于是你站在狭窄的走廊上,看见了他。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并不是说宛如命运般的邂逅,但又有些受到了惊吓,同时又很庆幸。这不是勇利第一次看见维克多,但是,现在,在这里,外面是滔天巨浪,里面不时传来有些人不适的呻吟,怎么看都是不合时宜的相遇,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见到了真是太好了。勇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到底在高兴些什么,但是唯一能确定的是,对于他而言,维克多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即便大脑反应不过来,但是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回答。

“勇利。”你惊讶于他记得你的名字。

“快点回去吧,现在很危险。”我当然知道危险。

他向你点头致意,就要转身准备离开了。

“尼基福罗夫先生!”开口时的急切是在意料之外的。

“这么危险的话,也请您在舱室中好好休息。”反问的话语终究是说不出口的。

“不,我还要去和船长商量航线的问题。”维克多站正了身体,能在这样的风浪中还有勇气出来的,想必也有点经验……等等……

“切里斯提诺,你认识吗?”

“诶?在美国的时候确实是跟着切里斯提诺教授学习过。”

维克多扬起嘴角,“跟我来。”

“哎?好、好的。”

那天晚上,维克多突然想起了一些很遥远的事情,而胜生勇利第一次接触到了有关海洋,这艘船,还有那双眼睛之间,那些厉害得不得了的经历和知识。

那之后,也许是勇利表现出来的与外表不符的老练,也许是同行的人真的经验不足,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尼基福罗夫有了个徒弟。



TBC?

注1:Argo浮标,Argo是英文“Array for real-time geostrophic oceanography(地转海洋学实时观测阵)”的缩写,通俗称“ARGO全球海洋观测网”。 ARGO计划构想用3年至4年时间(2000年-2003年)在全球大洋中每隔300公里布放一个卫星跟踪浮标,总计为3000个,组成一个庞大的Argo全球海洋观测网。一种称为自律式的拉格朗日环流剖面观测浮标将担当此重任。它的设计寿命为4年至5年,最大测量深度为2000米,会每隔10天至14天自动发送一组剖面实时观测数据,每年可提供多达10万个剖面的海水温度和盐度资料。

喵的,学这玩意的时候背了N遍现在还是忘了【捂脸】


讲道理这是五月份说要给涩涩的生贺(你还有脸说),写到这卡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我居然写了我的专业相关,简直尴尬。可是我还没有写他们冰原求生还有最重要的企鹅君都没有出场……算了先这样吧……

顶锅盖逃走。

 


8月成都CD上会出一个小料本

如题
内容是dancer系列和春日祭。其中dancer系列从写了宅舞篇然后增加了一个番外篇迪斯科。
修正了一些BUG和逻辑。
字数2W
内页还差一点点,封面的线稿基本完成,目前就是这么个进度。
印量应该不会太多,不出意外应该只有场贩。
注意只有场贩。
所以如果有想要通贩的妹子,要看人数再考虑。
摊位号什么的,等之后出正式的本宣再跟大家说。应该是两天都在的。
顺便这个本子排版是我自己搞得,第一次弄,理科生迷之审美大家不要嫌弃23333
好了,我就是证明一下我还在。
新文会有的,等我把这个小料弄完。
谢谢大家。

预告

考试之前攒个人品。
这周一门,下周两门,下下周一门如果我都考的还行的话,我就开始码字。

之前说过要发刀,现在我果断放弃了。
200fo的点文没人甩我所以我以后决定不点文了,咱直接开车吧,经济实惠方便快捷。【啥玩意儿啊】

现在定下来的就是,一篇希望能写的非常甜的车,毕竟我还没有驾照,争取不再写成意识流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害羞个什么劲~

名字叫做羽绒被,一个发生在冬天暖气还没来的时候的故事。估计会和体温是差不多的背景,这个有可能会写成一个系列哦,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啥的。

还有就是原著向的,关于他们的下个赛季。有关于生活,有关于和你在一起的未来,有关于爱情与喜欢,有关于永恒。嘛,可能会变成勇利视角和维克多视角两篇这样的。还没想好具体怎么来。
I lived in a beautiful world&“I love you” is a everlasting truth
很可能会有BUG,毕竟我也算不上很资深的冰迷。
然后就是最近cp认识太太们都出了本子,挨个儿写一下repo,虽然我还没拿到手就是了。

以上。

WTT终于结束啦!!这个赛季也结束啦!!gala真的看得超开心,大家都好棒的。不过我还是要说,柚子啊,晚宴上天总一个表情的时间你自己说你都干了些啥,就你戏多。走疯上场之前跟噗桑说话你要嫉妒死谁,还假装听不见,尖叫都要掀翻体育场了你个傻鹅。和梅娃还有宇野一起甩头也是笑死233,菜菜退役了呢,每次都把人家推出去,下个赛季之后,会不会有人把你推出去呢……这个赛季一路走来艰难险阻,不管是四周跳也好,短节目也好,今天都画上句号了。辛苦了,大家。最后嚎的一嗓子谢谢,我们才是要说谢谢呀。
还有中国队啊,嘛,天总也是可爱。中国队差不多就是东北三省撑起来的,亲切的大碴子味儿233333你们都好魔性的,天天的三周捻转我真是原地爆炸😂😂😂柳同学下次晚宴你可以跟羽生握手的,真的。不然要变成例行公主抱啦!!
大家都玩的超嗨的!!
喜欢上这项运动,还有很多很多,真的是无法言说的感情。
我只能说,真是太好了!!

不行,我大概要笑死了……WTT有毒吧,就算是娱乐性质的比赛也好歹是个比赛233333中国队到底搞什么啦……画风清奇独树一帜2333333我已经n刷天天SP之后的k&c了,那个马,好魔性hhhhhhh还有开幕式,中国队也是要笑死了……我发现每个选手都有蛇精病的时候???!!!!本来想说不看WTT的,结果???吃个米粉顺便就啊哈哈哈哈了好久……

嘛,柚子的短节目真是……嘛,自由滑第一总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有宇野最后技术分有一瞬间跳到110+的时候我是懵逼的……然后最后跳回来了……不是很懂但是确实也有感觉到有点微妙……
总算是season终了,有种完结撒花的即视感23333

草稿流……最近买了新的钢笔~
镜面反射真的变成笔名了嘿嘿~~~

体温

四重奏里的梗
======================================

当他们都退役以后,两个人都做起了教练。不同的是维克多门下的学生更多的是成年组的选手慕名而来,而勇利一般都带的是青年组的一帮傻小子和傻姑娘。

那是比赛结束后的几天,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圣彼得堡。

年轻的少男少女们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正好赶上了两位教练的结婚纪念日,他们开始起哄要开派对,要庆祝节日。

勇利本想拒绝,他们都不再年轻,不太能像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们那样富有激情了。但是他看见了维克多闪亮的眼神。他很久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了。那双漂亮的碧潭里更多的时候流露出来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未改变过的温情。于是他笑着答应了他的学生们,他说好啊,来我们家玩吧。

没有什么准备,行李箱在门口排成一排,大家各自分工进行采购,蔬菜,肉类,当然还少不了酒。

他们的学生们坐着他们平常在上面干过许多难以启齿的事情的沙发上,勇利坐在厨房旁边的吧台那里的高脚凳上。维克多倚在他旁边。他们手里拿着细长的高脚杯,轻轻相碰。喧闹的气氛充斥着整个空间,暖黄色的灯让每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许多。

“胜生老师!”
女孩子们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走过来簇拥在勇利身边。
她们不好意思的笑着,互相看看,其中一个胆子大的女生稍微有点大声的问道:“您最喜欢维克多教练哪里啊?”

勇利愣了一下,随即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个啊。”他放下杯子。俯身面向他引以为豪的姑娘们。
她们以为会听见最喜欢他的眼睛,或者是喜欢他银色的头发,甚至连维克多也这样想着。

“维恰的正常体温是37℃。”
“诶?因为比正常人稍微高一点吗?”
“37℃的话,这里,”勇利抬手摸着自己的颈窝,“会有好闻的味道。”
“哇哦~”
“是这样的原因啊。”
“就是这样的原因呢。”
十几岁的孩子还不是很能理解这样的深情,但他们知道那一定是非常、非常浪漫的事情。

维克多牵过勇利的手,带着体温的金属轻轻碰在一起。他弯腰吻住了他的丈夫。一如很多年前,他们躺在冰面上。

节日快乐,亲爱的。

等着所有人都收拾好离开,他们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坦诚相对。暖气开的很足。勇利钻进维克多的怀里。
“所以,维恰,最、最喜欢我什么地方呢?”他靠着维克多的胸膛,在维克多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红了脸。
维克多抚摸着勇利稍长的发尾。
“勇利的正常体温是35℃。”
“诶?什么嘛。”
“夏天的时候,抱着很舒服。现在也是。”
他们又抱得紧了一点。
“说起来,一开始知道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哦。维克多体温那么高,差点拉着你去医院了。”
“我也是哦。冬天摸到你的手跟冰块一样,恨不得给你戴两副手套。”

勇利先发出了低低的笑声,随后他们一起大笑了起来。

想要温暖。
想要温暖你。

====================================
FIN

他们就是那么美好。
说好的不摸鱼呢!!!!快让我去学习!!!

杂谈

关于花样滑冰| 竞技体育| 人生| 梦想| 现实 

 

因为冰上的尤里我终于捡回来了曾经看比赛的习惯orz简直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笑】。

大概是家庭背景的原因,出生在北方,基本上家里人都会滑冰的样子。我爸他们小时候,拿块木板,把速滑刀插在下边,固定好,然后拿布条或者绳子啥的把脚绑上就能去湖上滑着玩,真的也是厉害的不行。这个寒假我大概终于学会了內刃蹬冰滑行?不知道反正我也xjb乱滑哈哈。

我看花样滑冰的那个年代,大概是2010年以前,艾玛,那时候真的好小哦。我爸喜欢看这些比赛啥的,所以基本中国有希望站上领奖台的项目,我大概都看过吧。什么冬奥会世锦赛啥的,基本都看过。从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冰球,到滑雪越野,单板U型什么的,都看。虽然有好多项目都不是很懂规则啊、评分标准啊,但是反正多少知道点。小时候我也在室外的冰场上瞎玩,想起来也是一段挺傻乐的日子哎嘿。

最近三月看了四大州,今天看了世锦赛。不得不说,真是时代在进步。其实看动漫的时候就已经刷新了我对花样滑冰的认知了,真的重新看比赛说起来也是挺感慨的,特别是这两天普皇也终于宣布了离开。

在我的印象里,单人的花样滑冰,大家基本都做不到太完美【传奇人物除外,我这里泛指一般运动员】。盐城冬奥会以后,确实进入了空中战的状态,但是那时候都不要说四周,阿克谢尔三周跳都不是很普及的跳跃【反正在我印象中是这样,我没有特别考证过】。再看看现在,五四青年一个接一个,四周跳都感觉不要钱一样,分数啥的,一个连跳蹭得一下20分就上去了。我为了写文,第一次百度金博洋的时候我就惊呆了,我去,六个四周????现在男单都这么恐怖的吗?他居然能做4Lz+3T,我的妈呀,这七八年间都发生了什么。

然后再看看花滑界的you know who,总分三百、三百二十多????世界纪录保持者,14年冬奥会冠军。说实话上届冬奥会我大概是没看的,羽生结弦确实是去年才开始熟悉起来的选手,毕竟太有名了。基本说到当代的花滑,就必然谈到的选手。15年大奖赛,陈莹说和羽生同时代的选手大概是一种悲哀。是的,没错。真的,悲哀。世锦赛,技术分126+讲道理,真的有点打击人。看他比完,之前的选手都一脸肃然起敬,摇着头鼓掌。自愧不如。花样滑冰是一项多么危险,多么辛苦的运动,自然不必多说,更何况,这项运动的黄金时间,真的短到不可思议。普皇说他想改变这种吃青春饭的现状,就他个人来说,他当然做到了,普鲁申科对花样滑冰做出了多大的贡献以及他本人是多么伟大的运动员,这都是会名垂青史的东西。但是当你的对手是这么的非人哉的时候,其他人真的显得那么苍白。

竞技体育就是这样啊,站上领奖台的人才会被记住,被众人所知,才会带着层层光环,才会对着镜头,坐在明亮的演播室里,和主持人谈自己的运动生涯。可是一场比赛能做到这样的,只有三个人。尽管每个赛季有那么多场的比赛,他们不厌其烦的一个节目滑了一遍又一遍,在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冰面,重复着自己这个赛季的节目,一个又一个的跳跃,一圈又一圈的旋转。每一个运动员当然都是希望自己赢的,希望有那么一天,自己能成为某场比赛中的那三个人。所以他们在这片冰冷的冰面上燃烧着青春。

想想10年冬奥会,申雪赵宏博最后的绝唱。从牵手到结婚,无数的伤病,无数的手术,无数的复健。在一群二字打头的选手中,他们三都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一边说着不滑了不滑了,一边又做了手术,又站在了赛场上。所有选手都有失误的情况下,他们又再创奇迹。这种时候,感叹他们的传奇的同时,也为那些同时代的选手感到惋惜。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今天看比赛的时候,真的觉得所有的运动员的精神都是令人感动的。可能是我终于认认真真看了一次比赛,毕竟以前太小了,啥都不懂。现在看看,世锦赛五组选手,二十多个人,那么多人竞技生涯中无数次参赛,无数次站在冰场中央,又无数次黯然离开。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乌兹别克斯坦的Misha GE,第七次参加世锦赛,全程没有四周跳。最终排名第十二。干净漂亮的动作,三周跳也基本已经尽善尽美了。非常有才华的选手,自己编舞。自由滑那身白色的衣服,四大洲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他的节目,解说很委婉的说着他的优美,说白了就是在这个四周跳的时代,只能跳三周的选手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是的啊,就到此为止了。有时候我就会想,是要有多么喜爱一个项目,才能无数次站在场上,又无数次默默离开。但是后来又一想,那是别人也许算得上是为其奉献了整个人生的项目啊,那样的暗淡,又那样的耀眼。还有有个二十七岁的捷克老将,带伤出席,一路摔就为了争取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下冰的时候走路都不稳了,但是还是要滑,还是要站在这里,为了国家。解说说到他早年的时候最好成绩是世锦赛第四名。永远都不是那闪闪发光的三个人。

像他们这样的运动员大概都数不过来把。人们会记住第一名,第二名,有时候哦,甚至第三名都不太记得住。前六就更不要说了,可是他们后面,还有长长的一串名单,电视转播一闪而过,仿佛他们从不重要。

我为我曾经幼稚而肤浅的想法道歉,所有人都是值得尊重的。他们付出的从不比别人少,可是大多数人只会知道羽生结弦的自杀式训练,从没有人问过Misha,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害怕过站上冰场?

也许是我太过感性,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但是那些看着世界纪录被刷新到320+的时候,这些名不见经传的选手们,会不会也在某个不知名的夜晚,觉得心里又凉了一点?

是的呀,你可以说,这个年代,谁还没点故事,谁还没有过悲惨的经历。可有人的悲惨,代代相传,你的悲惨,就只能在再一次摔倒的时候,下雨的时候,降温的时候,被要求重来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小小的悲伤一下,然后硬扯出一个笑容。

这就是现实。

残酷而又充满希望的,现实。

不仅仅是花样滑冰啊,很多项目都是这样,数不清的运动员参加着一次又一次的比赛。解说说着谁谁谁能站上奥运会的赛场都已经是一种荣幸。所有人都靠着那种所谓的运动精神继续走下去,总有人遗憾,总有人昙花一现,可还有人连昙花都还没开呢,就已经离开了。而我们看到的赛场之外,还有着更多的人,连世界级比赛的资格都拿不到的人。

啊啊,想想真的是非常悲伤的事情。

体育,艺术,音乐,还有很多,那种靠天赋的东西,突然就想起四重奏,我们都是宛如烟灰一般的存在,可是我们都存在于这世上,无论怎样,存在这件事本身就值得感谢。这样明知道自己不过也就如此可是还要继续下去的原因,可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所不同,但是,我们都知道,我存在于此,我就是我,从DNA开始就不可完全复制的的存在。

 

乱七八糟说了这么多,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些什么【笑】。

最后在花痴一下柚子的自由滑吧,这样的男孩子真是可怕又可爱的存在。贝尔曼啊,四周跳啊,外刃鲍步啊,啊,虽然真的觉得这不是人干事,但是柚子真的太美了。而且真的太可爱,滑到最后那种我就是第一的感觉,即使短节目失利但是自由滑不输给任何一个人的气势,永远能够顶住压力,不管是15年拼四周还是今年拼零失误,这个公开练习摔了能假装没摔,然后笑着站起来的男孩子,真的太美好了一点。赢了之后学天天吐丝丝简直萌到爆炸,一赢了就超开心,笑起来感觉真的是少年干净阳光的笑靥。还有之前自己接的英文采访结果说不下去了23333。B站上那么多世锦赛应援MAD,希望这样的传奇般的存在能被公平对待。

明年平昌,二连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