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维勇】规避死亡番外 勇利的剑道功底

有关于他们吵架的时候,那把鸡毛掸子的来源。


=============================================

 

维克多的商演总是一波接着一波,没有商演他还有各种代言,真要说的话,勇利刚来圣彼得堡那会儿基本是尤里在带着,尤里虽然比较别扭,但两个人相处起来其实还是很和谐的。每天的训练,买菜,吃饭,遛狗啥的都十分有规律。不要看尤里年纪小,做得一手色香味俱全的俄国菜,搭配上勇利自带料理技能,总觉得生活质量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哦。维克多那个捣蛋鬼【大雾】又不在,俩人小日子过得很舒坦,虽然偶尔的偶尔,勇利会盯着自己桌上维克多的照片发呆,他还是会无谓的担心和想念。

 

这天早上的时候尤里发现冰箱快空了,于是他们俩决定训练结束以后一起去趟超市。两个人年纪看上去都很小,乍一看以为是谁家的兄弟俩帮父母买东西,虽然长得完全不像就是了。普通的买东西,普通的回家。尤里在解决了很多语言交流障碍,他们俩一人一个大塑料袋抱在怀里慢慢悠悠的往家走。维克多的家因为是别墅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在很繁华的的地段,而是在一个绿化比较好的街区。不过因为是两个人一起,感觉也没什么不安全的。

 

所以说,可能是勇利童颜太过分了。

 

总之对面五个俄罗斯大汉醉醺醺的迎面走来的时候尤里在心中暗叫一声不妙,可是另外一个yuri却好像浑然不觉甚至还在讲着短节目找不到轴心。等到勇利终于讲完了长篇大论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他们好像被包围了。

 

尤里现在十分后悔五分钟前他没有打断这个话痨然后拉着他狂奔。但是看着勇利那么认真的在烦恼,再想到这些话他肯定不敢和维克多说,尤里终究是没忍心。况且尤里有把握脱身,好歹他也是战斗民族。

 

昏暗的路灯,狭小的空间,人高马大的醉汉,两大袋子食材还有一把李承吉。

 

怎么看都是打劫现场。或者打架现场?

 

对面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口音很重的俄语,尤里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听懂了,勇利的话,大概就听懂了那几个骂人的单词。不就是骂人吗,信不信我英日俄法泰骂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哦。但是这种事情基本上是莫名其妙对视几秒钟之后就开始动手了。

 

尤里刚想出声让勇利拿着东西先跑,顺便报警,毕竟这种情况的话还是本地人处理起来比较好,如果勇利闹出什么幺蛾子先不说维克多会不会一冰刀飞过来,勇利的签证首先就可能不保了,再加上运动员和维克多的学生这样的身份,总觉得会很麻烦。但是,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胜生勇利。

 

“尤里。”勇利从购物袋里抽出了那把彩色的鸡毛掸子,十分有范儿的挥舞了两下。“站到我身后去。”

 

exm?????

 

这个人拿着一把李承吉说什么呢?

 

只见勇利帅气的摘了眼镜丢进购物袋里,然后长手一伸把袋子塞进了尤里怀里。然后两脚开立,掸尖上挑,两手交握。尤里觉得他好像看见了某个日本动漫里的动作。于是现在就是这样的展开,勇利手里拿着一把才买的鸡毛掸子单挑对面五人。本来说是家里大扫除要用的东西,看来还有这种防身的用处?

 

尤里一个人拿着他俩的东西,靠在墙边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自己到底看见了啥。那什么我是不是该回去睡一觉,今天是四周跳跳多了吗,感觉好晕哦……

 

对面五个人也很懵逼,这个看上去还没成年的毛头小子想干什么,他手里拿的那是个啥,我就是想打个劫是打开了什么异世界的大门吗?算了不管,管它是啥,抢钱不需要在意这么多细节。好的,那我们干一架吧。

 

所谓剑客,重要的是强大的内心。

 

所以武器是啥不重要,招数的名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心中有剑,剑中有……有啥呢?

 

反正就是,勇利其实是剑道三段,高中之前或多或少都有练习,上大学之后才不练了,但是,时隔多年,这个名为承吉的剑道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种混合了芭蕾和连续步的步伐到底是什么鬼啊!!说好的剑道呢?鸡毛掸子在空中飒飒作响,塑料条条宛如天女散花,散落在冲动的空气里。它其实完全就是一个打击器具,通俗点说,就是勇利觉得自己身高不占优势,于是决定用鸡毛掸子敲别个脑壳,好的,战术十分漂亮。那么战果呢,你别说,还真被他敲晕了两个。剩下三人觉得大事不妙,干脆一起上了。尤里还沉浸在这特么都行的震惊感中没缓过来,但是看着那些人一起向勇利冲过去的时候还是本能的叫了一声勇利的名字。

 

于是勇利淡定的回头笑了笑,然后一脚踹到了左边那个男的的裆部,右手一掸子戳到了另外一个人同样的地方,扭头原地一周跳开腿的时候掀翻了中间那个人。很好,all  clean。


等等,说好的狂拽帅气叼炸天的剑客呢?说好的像动漫里一样中二病没毕业的招式名字呢?说好的输出全靠吼呢?

事实告诉我们,防身无论男女,都是那么几个大家心知肚明的地方,关键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比如一把鸡毛掸子就可以很好地分散敌人注意力,达到剑走偏锋的目的。承吉牌鸡毛掸子,你值得拥有。

 

那几个俄罗斯人可能这辈子都想不清楚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勇利扯了扯衣服,拍拍身上,然后向尤里走去,接过他怀里的袋子,再捡起地上的鸡毛掸子,抖落抖落,然后轻皱眉头。

“尤里奥,这把都快秃了,我们重新去买一个吧。好吗?”

 

什么????!!!!!!!

 

所以后来,当尤里得知维克多被勇利用承吉追着打的时候,他对于维克多居然还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冰场上表示惊讶。你勇可是一掸子单挑五个人都临危不惧的哦,胜生勇利想不到你是这样护犊子的人。

废话,维克多的塑料小人勇利都舍不得使劲掰更不要说活的了。


==============================================

FIN

闲来无事【并不】摸个鱼,最近刀子吃得多,自己产点毒糖。

再这样下去,我可能真的要变成“就是那个写勇利拿承吉打大毛的作者”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另:花滑运动员的腿部力量是很吓人的,他们四周跳落地时承受的重量相当于体重的4倍,随随便便踢飞你哦。



评论(29)
热度(129)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