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大海、船、你的眼睛

极地考察AU

有胡诌的地方





上至电离层之外,下到马里亚纳海沟,人类的痕迹遍布这个形状不规则的球体。

——胜生勇利

 

这不是勇利第一次出海。但是是他第一次出海这么长时间,同时也是距离最远的一次。他们登上日本的“白濑”号南极考察船,巨大的钢筋结构支起每个人的狭小空间。他们要去南极进行为期数月的科考活动。船上大部分人都是日本籍,也有中国人,还有外聘的国外的专家学者。

胜生勇利从没想过他会和那个人在同一艘船上。不过想想极地考察船并不是什么非常普及的船只,而且批次也很有限,搭乘到同一艘船也不是不可能。当他看到门牌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出了幻觉。那是一个学术界,特别是缩小到搞海洋的学者范围内,基本上每个人都熟知的名字。它出现在各大期刊和学术杂志的封面上,几乎是每个博士或硕士生毕业论文最后,参考文献里面,都能找到这个名字。但勇利并没有见过他,也就是在网站上见过这个人的证件照,纵使他几乎读过这位著名学者的每一篇论文。

所以他很好奇。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是像他的导师一样,身材敦实,经验丰富呢,还是说大腹便便,走路摇摇摆摆的呢。不,能写出那样平实却又生动的文章的人,一定是哪家的公子哥想不开来和他们这些所谓的研究人员一起受累吧。

海洋科考真的是很败家的工作。上亿的资金投进去,出一次海,从燃油费到实验仪器,到每个人的吃穿用度,还有最重要的淡水。哪一样不是钱。更坑的是,出去这么一次,能不能有成果是看天的。

开始的时候勇利只是安静的在船上,认真的完成导师布置的工作,看好同行的本科生。那些年轻的孩子们总是有着无穷的好奇心,第一次出海的新鲜感固然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因此造成什么意外就麻烦了。

第一次见到维克多是在出海几天后船长召开的会议上。平时他们住的也不近,而且勇利和那些外国的学者也没什么交集。

果然真的见到的时候还是会感叹一下。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存在这样的精致的人啊。维克多看上去一点都不像那些教授给人的印象,他更像是从那些墙上贴着的巨幅海报里走出来的模特。可就是这样的明星一般的人物,正在勇利面前,用着带有俄国口音的英语轻声问他,这一次考察他们打算投放多少个Argo浮标*(注1)。勇利下意识的回答了,可是当他走回自己的舱室的时候,他完全想不起来他到底说了什么。唯一记住的是维克多眼睛的颜色。澄澈透明,就像、就像……他看向舷窗外,就像这看上去一望无际的海洋一般。

就像天空因为瑞利散射而呈现蓝色,海水的颜色也因为光的散射和反射呈现出变化的水色。但勇利突然就想着,那么你的眼睛会反射出什么颜色呢。

他们的航行一天一天的进行着,到达一些观测站点时,大家有条不紊的工作着。船上的生活比你想象的还要单调。没有WIFI,没有信号,打电话的话也只有几部卫星电话供大家轮流使用。出了船舱除了水还是水。勇利还记得他第一次目测海浪的时候数完之后眼睛花了半个小时没缓过来。那些规律的不规律的周期运动,海水拍打船舷溅起的白色的水花。现在想来竟是有些遥远的回忆了。

然后,他们就到了西风带。这是去南极的必经之路,也是最危险的地段之一。

几米高的浪,即便是他们这样吃水上万吨的船也摇晃的厉害。乱七八糟的东西丢的哪都是,晕船的人想吐都对不准垃圾桶的位置。海浪一下打在舷窗上啪的一声,勇利醒了。

这样的海况基本不允许人在船舱内随意走动,大家都待在自己的舱室里,安静的等待着船只行驶过这一段危险的航程。不过这对勇利来说,并不是特别难应付的状况。船行颠簸,但我们掌握了波浪的运动规律,控制好重心,随着船体一起上下波动就能减轻失重的感觉。距离穿过西风带大概还有三天左右,勇利拉开舱门,这种时候,那个漂亮的外国人在干什呢。

于是你站在狭窄的走廊上,看见了他。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并不是说宛如命运般的邂逅,但又有些受到了惊吓,同时又很庆幸。这不是勇利第一次看见维克多,但是,现在,在这里,外面是滔天巨浪,里面不时传来有些人不适的呻吟,怎么看都是不合时宜的相遇,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见到了真是太好了。勇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到底在高兴些什么,但是唯一能确定的是,对于他而言,维克多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即便大脑反应不过来,但是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回答。

“勇利。”你惊讶于他记得你的名字。

“快点回去吧,现在很危险。”我当然知道危险。

他向你点头致意,就要转身准备离开了。

“尼基福罗夫先生!”开口时的急切是在意料之外的。

“这么危险的话,也请您在舱室中好好休息。”反问的话语终究是说不出口的。

“不,我还要去和船长商量航线的问题。”维克多站正了身体,能在这样的风浪中还有勇气出来的,想必也有点经验……等等……

“切里斯提诺,你认识吗?”

“诶?在美国的时候确实是跟着切里斯提诺教授学习过。”

维克多扬起嘴角,“跟我来。”

“哎?好、好的。”

那天晚上,维克多突然想起了一些很遥远的事情,而胜生勇利第一次接触到了有关海洋,这艘船,还有那双眼睛之间,那些厉害得不得了的经历和知识。

那之后,也许是勇利表现出来的与外表不符的老练,也许是同行的人真的经验不足,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尼基福罗夫有了个徒弟。



TBC?

注1:Argo浮标,Argo是英文“Array for real-time geostrophic oceanography(地转海洋学实时观测阵)”的缩写,通俗称“ARGO全球海洋观测网”。 ARGO计划构想用3年至4年时间(2000年-2003年)在全球大洋中每隔300公里布放一个卫星跟踪浮标,总计为3000个,组成一个庞大的Argo全球海洋观测网。一种称为自律式的拉格朗日环流剖面观测浮标将担当此重任。它的设计寿命为4年至5年,最大测量深度为2000米,会每隔10天至14天自动发送一组剖面实时观测数据,每年可提供多达10万个剖面的海水温度和盐度资料。

喵的,学这玩意的时候背了N遍现在还是忘了【捂脸】


讲道理这是五月份说要给涩涩的生贺(你还有脸说),写到这卡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我居然写了我的专业相关,简直尴尬。可是我还没有写他们冰原求生还有最重要的企鹅君都没有出场……算了先这样吧……

顶锅盖逃走。

 


评论(3)
热度(48)
  1. 镜面反射A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收到的最美的生日礼物了。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