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原创维勇】规避死亡(下)

在原作基础上加上勇利能够预见死亡的设定。

我把这叫做冰糖刀,即冰糖做的刀,终归是甜的

前篇可见:(上) (中)

预警:微虐

==========================================

那之后勇利一直比较尴尬的处境终于有了转机。

因为害怕就拒绝一切开始的话,无论是好的成果还是坏的后果都不会有的。但我们都不能拒绝成长,即使这种感觉从来都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但是,维克多不是说了吗,没关系的。还在迷茫也没关系,适当依赖一下也没关系,哭出来也没关系。因为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再次站在冰面上的时候,勇利的短节目终于有了只属于勇利一个人的中心。厄洛斯,五大创世神之一,诞生在黑暗和黑夜之后。爱欲、生育及性欲的化身。阿佛洛狄忒之子,同性恋之神。这么看的话,维克多那种仿佛都要让身为男性的勇利怀孕的演技真的是把这样的爱欲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勇利是不同的,他做不到像维克多那样随便什么动作都让人心醉神迷,来到小镇的美男子并不适合他。但他同样热情,纯粹,孤注一掷。他是那个倾国倾城的第一美女。“我可比其他任何女人都要好。”勇利终于开始展现出自己的魅力,极富挑逗性的动作细腻又撩人,嘴角高傲的淡笑,眼底晶莹的水光,环抱身体的手,擦着冰面的踢腿。一连串高难动作下来干净利落,半边片裙随着动作上下翻飞露出内衬的红色里子,更为这个节目添了几分色气。

外刃一字接3A的时候快要跳出围栏的高度,向尤里请教之后重心更稳的4S,再加上一直都是BUG的体力让最后的连跳看起来也毫不费力,就算是最后一个跳跃也依旧有着GOE+3的质量。他终于有一点日本一哥的样子了。

当他零失误的滑完这套节目以结束姿势站在冰场中央的时候,场地里有一瞬间的安静,但随后有掌声还有口哨。终于他们知道了维克多的学生同样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虽然维克多休赛了,但金牌依旧不是那么的触手可及。

勇利下冰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尤里走过来别扭的道谢,“这不是能滑好嘛,当然最后肯定还是我赢!”。雅科夫终于不再对他视而不见,开始对那些还不够完美的地方进行长篇大论般的说教。波波维奇向他打了招呼,米拉冲他友好的笑了笑。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所有的事情终于都走上了正轨。

勇利开始早起做便当。他自己的,还有维克多的。温泉旅馆里长大的他家里那张菜单上的招牌菜基本都会做。不过考虑到自己多喝口水都会涨几斤的易胖体质,他只能沉痛的在心里划掉了炸猪排盖饭这个无比诱人的选项。他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日料,饭团或者味增汤,还有富有纤维和维生素的沙拉。同时他还会做一些小点心分给一起训练的大家,有时候是小巧的什锦卷,有时候是酥脆的天妇罗。在得知尤里最喜欢吃皮罗什基之后一时心血来潮就在家里烤了一次,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做面食,厨房搞得一团糟,最后的成品卖相也有点糟糕但是味道却是非常不错。

美食总是能十分有效的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俄罗斯国家队也不会是例外,特别是营养餐这种东西基本上是每个运动员的槽点没有之一。

所以当雅科夫大吼着叫他们不要浪费粮食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正在给喂维克多的勇利。

“喂,你们两个,给我注意点——”

“啊,菲尔茨曼教练。”勇利闻言转过身,维克多在他身后一脸不满,“要尝尝看吗?”

勇利身上披着维克多的运动外套,一手拿着深棕色的传统木质便当盒,一手拿着根竹签。恭敬的语气和期待的眼神,雅科夫表示他认输了。扫了一眼盒子里金黄色的吉备团子,全俄罗斯队都知道的脾气暴躁的主教练接过竹签尝了一个,然后下意识的小声说了句“Вкусно”。维克多在勇利身后憋笑都要憋出内伤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雅科夫这么有趣的样子,哎呀,不行了。

所以说,营养餐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短节目终于练得差不多,自由滑却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尤里为了打造完美的成年组首战,自由滑由莉莉娅亲自操刀。换到维克多这里却是大手一挥,选曲和动作编排都交给了勇利自己。以前都是教练选曲的勇利继EROS之后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就是晚上都睡不着觉的那种纠结。一个人躺在维克多家客房的床上一首一首的听着自己曾经表演的曲子,然后又一首一首的划掉。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突然就有点怀念在底特律的时候和披集一起合住的宿舍,虽然地方不大但充满了两个孩子的梦想。啊,如果一定要自己选曲的话……

一开始想起来的是勇利这么多年的滑冰比赛中唯一一次提出来自己想要滑的曲子,那时候还特别请了认识的音大的女孩子来作曲。但那是一首还没来得及被更多人听见就压箱底了的曲子,总觉得辜负了别人的努力,又不知道该怎么弥补。那首曲子是他自己的滑冰人生,即便这么多年从未有过什么傲人的成绩,但他一定是喜欢着滑冰的。这样的心情,想要通过滑冰来告诉更多的人。想要通过这样的节目,告诉那些一直以来支持着、喜欢着他的人们。亲人,朋友,为数不多的粉丝,还有维克多。想要大声的说出来,但是知道一定做不到的所以就用这样的节目来代替吧。

我还依然喜欢滑冰。

我还没有放弃。

我喜欢你。

 

后来通过披集,勇利很快拿到了那首曲子的重置版,兴奋的冲进维克多的房间,完全忘记了时间,但当他看见维克多眼中迸发出的光亮,勇利觉得他又有了新的开始。

 

大奖赛,如期而至。

 

马上又要在很多人面前滑冰,从世锦赛结束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了,好不容易习惯了圣彼得堡的天气,很快勇利就又要踏上征途。首战是中国,披集也在一起比赛,这让勇利放松了不少。这是成为维克多的学生之后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滑冰,说不紧张的话那肯定是假的,更何况勇利一直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类型。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自已的原因给男神的职业生涯抹黑什么的绝对不要!!!而这样的心情,在看到昔日好友惊人的蜕变之后可以说是完全爆发了。所有人都那么耀眼,而且,他还有男神的命等着他去挽回,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就失败呢。

 

当维克多扑过来的时候,勇利的大脑是当机的。

虽然说自由滑又擅自改了跳跃构成,还逞强一样的跳了4F,但是这不是你亲我的理由啊!!!

这是在世界比赛的场地上啊,全球直播的地方啊,上万的观众在看着啊,讲不定我妈就在大屏幕上看见我被当众扑到了,你让我怎么交代??

嘴唇贴上来的时候,勇利有一瞬间有种被看穿了的错觉。满脑子想着维克多是看出什么来了吗,真的有这么明显吗,到底是哪里露馅了?

所以当听见维克多说这是惊喜的时候,心里千回百转的丝丝线线化成了一句不过脑子的“这样啊。”这样你妹啊!!

回到酒店的时候,勇利回想起来中国站到底发生了点啥,结果满脑子维克多的唇线,维克多的睫毛,维克多飞起来的刘海,还有刘海下面光洁的额头,最要命的是,维克多嘴唇的温度和触感。啊……完蛋了。

 

但不能否认的是,维克多确实亲了他,无论是惊喜也好,激动也罢,就算亲吻在西方也许是很普遍的礼仪,但是被亲吻了的话,他是不是也可以稍稍的任性一下,认为维克多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的呢。

 

虽然那之后维克多从来没有再提过那个吻,但勇利却能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变得更加亲昵了,不管是已经习惯了的搂搂抱抱,还是冰场上的日常,总觉得他们又联系的紧密了一些。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尝试着,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还有那些一直藏在心底的话好好的说出来呢。维克多明明那么信任他,但是自己却隐瞒了很多事情,这让勇利总是有着很深的负罪感,看着维克多对他温柔的笑起来的时候,内疚着,恐惧着,但又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样的温暖。自己真的好自私啊。在完成了一组跳跃练习之后,看着维克多在场边的背影,勇利终于下定决心,毕竟是跟维克多相关的事情,就算被怀疑也好,即使之前一直不能言说,但中国站之后勇利还是觉得,如果最后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他不想维克多对此毫不知情。况且,他担惊受怕的够多了。

 

那是回到圣彼得堡练习的一个普通的晚上。洗完澡之后勇利和维克多一起坐在那个充满了他们无数回忆的沙发上。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离的很近,勇利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维克多的脸颊。维克多手里拿着杯凉白开,手上拿着手机刷着SNS。勇利坐在他旁边,擦着头发。然后等到头发不会滴水了,他把毛巾放到一边,然后,清了清嗓子。

 

“维克多。”

维克多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嗯?勇利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事想要跟维克多说。”

“又是跳跃构成?如果你说那个最后的4F的话,那我告诉你我妥协了。你总是令我惊喜。”

“啊……那个,不是关于滑冰的……事。”

“哇哦!”维克多把手机放在一边,折起一条腿放在沙发上,侧身面对着勇利,“勇利这是恋爱了吗?”

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个人对于恋爱的执着真是让人……特别是你还真的喜欢他的时候。

“当然不是!”勇利红着脸大叫道。

“那是什么事呢?”维克多换上了认真的表情。勇利知道,维克多一直都很在乎和勇利相关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他都会认真听,然后给出认真的回应。

可是我马上要说的,是非常超出常识和令人悲伤的事情。

对着维克多的脸,勇利觉得他大概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样残忍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呢,维克多应该在现役阶段一直那样君临天下才对。

所以勇利错开看着维克多的视线,看着角落里马卡钦的狗粮,轻轻地开口。

“维克多,你相信我吗?”

“当然了,勇利做出的所有决定,我都绝对相信哦。”

“那——”勇利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我骗了你。”勇利终于对上了维克多的眼神。

“有关于我的左眼为什么要带眼罩,我对维克多,撒谎了。”勇利轻轻地用手盖住左眼,右眼看见的人像依旧清晰,帅气。有时候勇利也会想,他左眼看到的那些东西会不会是幻觉,但经验告诉他,不可能。

“诶?”虽然一直觉得不太对,但是本着勇利不愿意说,他也不强求的思想,维克多已经不是很在意了。这种时候又提起来,难道勇利的眼睛是可以看见妖怪的吗?

然后勇利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叙述,小心翼翼却又坚定不移。

那些复杂的前因后果还有勇利歉疚的心情维克多都无暇顾及了。从勇利曲折的描述里,他知道了两件事情:

他要死了。

勇利是来救他的。

 

那么,那些日常,那支舞,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胜生勇利你现在要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吗?

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救我而已,哈!你来到我身边只是因为我快死了是吗?这样算什么?我以为你的自由滑是在告白,我以为那个4F是献给我的,我以为每天在圣彼得堡的日常是两情相悦的。到头来也不过是我以为而已吗?结果,晚宴上的那场邂逅,我们最开始的相遇,让一切开始的那曲探戈,也都是你为了留住我的技俩吗?真的是这样的吗,勇利?

 

维克多第一次知道失恋原来真的会像格奥尔基的短节目一样痛彻心扉的。不,他甚至算不上失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开始。而现在,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他才刚开始觉得勇利是喜欢他的,然后就听见了对方亲口说的,我不想让你死,所以我来了。这种情况下到底要做出什么表情比较好?平淡的说一声哦我知道了,还是温柔的表示理解?

这两样维克多现在都做不到。于是他条件反射般的问出来了。

“那勇利原来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什么?”

“勇利还真是个无私奉献的人啊!”

“维克多——你”

“反正在勇利心里我就是个快死了的人吧,那些事情完全是出于怜悯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勇利的这里,”维克多指着勇利心脏的位置,“从来就没有我吧。”

“维克多!你——你怎么能——?”勇利一把挥开维克多的手。

天知道勇利在维克多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觉得要气炸了。我跟你讲这么半天你丫快死了,你到底是怎么理解成我不喜欢你的?勇利简直想撬开维克多的头盖骨看看里面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但是亲耳听见喜欢了十二年的男神向你控诉你不喜欢他这件事的第一反应是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我从来没,没喜欢过你?”带着很急促的气音,勇利真的被气哭了。“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说出这样的话的?”

他随手抄起沙发旁边的李承吉,啊不,是一把彩色的鸡毛掸子。说起来,这个玩意儿还是勇利买回来用来打扫维克多柜子里那些闪亮的奖牌们的。想不到还有这种用处。

“我不喜欢你我天天给你做饭!!”啪,鸡毛掸子打在皮质沙发上发出闷响,维克多凭借运动员强大的神经躲过了勇利的攻击。

“我不喜欢你我给你洗内裤!!”又是一声,勇利打翻了维克多放在茶几上的马克杯,杯子落在地毯上,凉白开洇湿一片。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知不知道,我,我从十二岁就开始喜欢你了!!我要是不喜欢你的话,我为什么要从日本飘洋过海来看你?”

维克多灵巧的躲避着勇利伸过来的鸡毛掸子,他们在客厅里玩起了追逐游戏,勇利柔韧性比较好,但是维克多在速度上略胜一筹。长腿一迈就是一米五。

“从,从世青赛开始。”勇利喘了口气,“你所有的杂志,海报,代言商品,官方手办,我全都有买,我是说全部哦。他们加起来有,那——么多。”勇利用那根滑稽的鸡毛掸子比划着。

维克多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还有你的比赛视频。我——我所有的都有看,不,不下二十遍。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我都能倒着滑出来!”

鸡毛掸子前端的毛扫过维克多的大腿,哦,看来他得在拉开点距离。

“你怎么能那么说我,啊?你,你以为,胜生勇利是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吗?”

勇利哭得更厉害了。反正都哭出来了,他也没什么顾忌,眼泪鼻涕什么的在脸上糊成一团,可是那张嘴却还在不依不饶的诉说着委屈。

“你知道,我预见过多少人的死亡吗?他们最后都死了!小卖部的婆婆,面包店的老板,医院里遇到的陌生人,还有——还有小维……”勇利的哭声突然拔高了。

“胜生勇利是个特别特别自私的人!”勇利终于一掸子招呼在了维克多肩上。“他一直都,都见死不救!你知不知道,我就这么明知道他们会死但是什么都不做,就只因为我害怕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我,还有我的家人。”

“我才不是什么无私奉献的人啊!”

勇利就着这个姿势扔掉了那个鸡毛掸子,一把扑进维克多怀里。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好害怕你也像那些人一样,就、就这么——si——”

“勇利。”

维克多伸手环住勇利纤细的腰身。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才来救你的啊!维克多你这大笨蛋!”

“呜哇啊啊啊啊啊……好难过……维克多居然说我不喜欢他……怎么办嘛……”

“勇利,对不起好吗。真的,我不该那么说的。”维克多把勇利搂在怀里,轻轻亲吻着他的发旋,“真的,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呀,我的宝贝。”

“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你承受了那么多。”维克多抚摸着勇利的蝴蝶骨。“但那不是勇利的错,你来救我了,不是吗?”

“我向勇利保证。”维克多拿着纸巾擦拭着勇利黏糊糊的小脸,勇利还在不停的抽泣。“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的,好吗?”

“那,维克多我们约好了哦。”勇利把头靠在维克多的颈窝,“这个赛季,比赛期间禁止上冰。绝对不允许哦。维克多不能反悔!”

“嗯,我答应你。我的生命。”维克多拉起勇利的手,“就交给你了哦。”

勇利瞬间握紧,像是觉得一只手还不够一样,两手一起,重重的握住了维克多的手。

“一定会保护好我的吧,勇利?”

“嗯!一定一定,不会让维克多死掉的。”勇利刚刚哭过的眼睛里还泛着水光,但是深色虹膜凝聚出了坚定的光芒。

 

之后的比赛顺利的不可思议。

有了维克多的保证,勇利多少心安一点。比赛的时候也更能集中精力。而且他后来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维克多大概是向他表白了。顺便自己好像也说了很多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话。总之,再站在冰面上的时候,心里平静了许多,展现出来的动作也更沉稳,维克多的爱,他自己的爱,还有信任和互相救赎。那些纠缠不清的感情都融化在了勇利四周跳溅起的冰花里。

 

决赛前夕,他们躺在酒店房间里。

“维克多,睡着了吗?”

“还没,怎么了?”

四周一片漆黑,勇利大致能看出维克多翻了个身。

“明天就是最后了呢。”

“啊,是啊。勇利在紧张吗?”

“嗯,有点。”

只要过了明天,维克多的死亡flag应该就正式解除了。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明天总是很快来临。

这一路走来,从一开始抱着一个人战斗的心态,孤注一掷的想要挽救维克多必然会发生的未来,到后来怀着心事去相信,用实际行动一点一点去证明,世锦赛五连霸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学生这样的名号,他胜生勇利担待得起。再后来,他们终于互相坦白。

有关于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你的世界里,有关于生命和死亡,有关于喜欢,有关于你。

胜生勇利一个人跌跌撞撞,步履蹒跚的走来,为的是带走那个神坛上孤高的维克多。可能我不是最好的,可能我还很笨拙,甚至有点神经质,但是也只有我才能满足你。

于是就有了从难度系数到演技构成都无可挑剔的节目。4F落地的瞬间,泪水夺眶而出。

呐,维克多,我做到了哦,顺便祝贺一下规避死亡成功?很快就又能和维克多一起滑冰了,超开心的~~还有来年讲不定还可以真正的同台竞技啊,想想都很兴奋。他赢得了这场比赛,这当然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比起自己胸前的金牌,他更高兴的是在他短短二十四年的人生当中,他终于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救下了一个对很多人都意义非凡的人。更何况,他们现在算是恋人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的了吗?

他跟维克多说他现在感觉幸福的快要死掉了,可是维克多却佯装生气的说勇利原来是这种程度就满足的人吗?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和勇利做,我还没去过你的家乡,我们甚至都没有正式约会。现在就死掉怎么行?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想要去完成,我还有那么多的话要跟你说,我可是想要和勇利携手一生的哦。

哦,纯情的日本男孩怎么招架得住这样的甜言蜜语。但勇利不想说自己的爱就输给维克多了,于是他踮起脚轻轻的在他的教练的脸颊上啄了一口。虽然马上就害羞的躲到一边去了,但是,老天啊,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颁奖典礼之后维克多回了酒店拿等会儿表演滑的演出服。反正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样子,正好回来休息一下。

他们两个都是十分的开心,那种感觉背后都能开出小花的那种气氛。辛苦的努力终于换来了成果,任谁都会喜笑颜开的。勇利的嘴角就一直没放下来过。这样的事情,仿佛在做梦一样,可是身旁触手可及的维克多却又真真切切的告诉勇利这不是梦。梦想变成现实说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很快的,表演滑就要开始了,勇利换上维克多为他专门定制的服装,细节上做了一些小改动,伴我的表演服显得勇利更加修长。他们最后在休息室里拥抱,转身离开的的勇利错过了维克多狡黠的眼神。

他站在冰场中央,镁光灯跟着他的滑行照亮了他周围的一小圈场地。就像他本人说的一样,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这个节目,他倒着都能滑出来。曾经无数次默念,无数次祈愿,最后终于有一天,他能站在这样的赛场上滑出这个他最喜欢的节目。

这是一切的开始。维克多上个赛季的节目,然后那场意外看到了未来的表演滑。从维克多撩人的饭撒开始,看着维克多跳跃就成了勇利心里的结,那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维克多浑身是血的样子,千万不要变成现实啊。今天他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过了今天,只要过了今天,勇利的预见就仅仅只是预见了。

如果再早一点意识到就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勇利宁愿不要拿金牌,也不要参加表演滑。

他愿意做任何事换回维克多在场下乖乖的看着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拂过他的脸颊。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上冰了。

勇利早该想到的。那是维克多啊,随心所欲的维克多啊。表演滑是双人滑这种事情,到底为什么没有该死的早点想到这一点啊!!!!

他知道维克多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他们之间这样的事情一直乐此不疲。但那不是现在,现在这样,该怎么说,特殊时期?

勇利回想起他刚才还跟维克多一起说说笑笑,维克多还亲吻了他的金牌不是吗?

几乎是从维克多上冰开始,勇利就猛然惊醒了。

他在冰上从不戴眼罩,以至于他几乎是瞬间场景再现了。

维克多并不是在比赛中死去的。他终于知道,一开始看到这段画面的时候,那种异样的违和感,为什么他的视角离维克多是那样的近,他甚至能看清楚维克多脸上滴下的血珠……

那是因为,他也在这个滑冰场上。他和维克多在一起。维克多摔下去之后,是他自己把维克多抱在怀里。他能看清楚维克多纤长的睫毛,凌乱的银发扫过他的小臂。还有大片大片的血。

画面感太过强烈,勇利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维克多把他举了起来,他们在做托举。看着头顶刺目的白光,勇利绝望的想要落泪。

原来是这样吗。

维克多是因为和你一起双人滑才会死的吗?

原来一切都是徒劳的。到最后他也什么都做不到不是吗?维克多要和那些不知名的人一样死去了。看吧,胜生勇利,你还是没有变,你还是无能为力不是吗。

 

不是的。

 

不是的!!!!

 

这才不是徒劳,一定不会的。如果这样的话,如果最后一定要这样的话。

冷静点,好好想想。维克多到底是在哪里摔倒的?还有那个玩偶,落在哪里来着?

勇利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7厘米的人,他还是那么好看。维克多那么信任自己。不是说好了一定会保护维克多的吗。

他看着维克多海蓝色的眼睛,啊,维克多……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温柔啊。

勇利突然就笑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欣喜着,却也是不舍的,笑着。

明明是笑着的,但是好像马上就要哭了。

这八个月的时间,他过得很幸福。他之前不是还说,幸福的快要死掉了吗。

这样就足够了。

 

胜生勇利在看见那个巨大的玩偶掉下来的瞬间一把推开了维克多。维克多一下子没稳住摔出去好远,但只是普通的摔跤而已,维克多很快站起来,他不明白勇利到底要干什么。

 

他很快就懂了。

 

他看见勇利逞强般的起跳,然后落在了那只巨大的玩偶熊身上。

再没起来。

 

勇利跳起来后最后想的是,他还不会跳4lz啊。

 

医护人员很快就来了,勇利大概是有很多地方软组织挫伤,大腿的韧带也拉伤了,那个玩偶的落地点正好背对着勇利,勇利的冰刀划破了玩偶精致的脸。最要命的是,勇利的头直接摔在了冰上。初步检查很可能脑震荡了,医护人员抬起他的时候,勇利已经失去意识了。

 

维克多直接跑下场,三两下脱了冰鞋,连衣服也来不及换,风一样的坐进了救护车。

 

原来是这样吗。

你说的那个我会死的场景,原来是这样吗。

所以你,就要代替我去死是吗?胜生勇利原来是这样自说自话的人吗?拜托了,别这样好吗。

坐在救护车里,护士给勇利戴上氧气面罩,勇利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他们在医院的长廊里狂奔,维克多的鞋子都跑掉了但是也根本没空注意,他用尽生身上所有的力气,推着病床快一点,再快一点,好像这样勇利就能被救回来了一样。

 

也许是现场各式各样的人太混乱了,也许是真的病情紧急没有人顾得上这个奇装异服的人。维克多一直紧紧攥着勇利的手,竟然也就这么一路混进了抢救室。【现实中应该不可能这样的这里请理解为剧情需要。】

 

维克多就在床边,呆呆看着医生熟练地在勇利身上安装各种管子,还有那些他从来就不认识的东西。他还没从刚才那个极富冲击力的画面中缓过来,怎么就摔了,怎么就进医院了?勇利……勇利一定会没事的吧。我们约好了的不是吗。

 

病情恶化什么的,都是一瞬间发生的。

 

本来进展有条不紊的抢救室里,有一个仪器突然高频率的报警了。

是心电图。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维克多看着那个巨大的仪器上那一小块屏幕上,本来就微弱的波形突然变成了直线。

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全世界只剩下仪器报警的滴滴声。这声音让维克多耳鸣。这就是结束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吗,你就这么狠心的留下我一个人走了?开什么玩笑啊!

 

人类的反应时间大概在0.1秒,这个时间通过训练的话还能缩得更短。

 

这样就结束了什么的,我才不要接受啊!

 

听见医护人员高声喊叫的声音之后,维克多噌的一下窜起来,把他身边的女医生吓了一跳,这人是么时候溜进来的,还有这身衣服什么鬼,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医生很快接线,AED充电完成,100J的电击迅速除颤,勇利的上半身都快离开病床了,但是依旧没用。医生加大了电压,一次,又一次。

30秒过去了,勇利还是没有反应,仪器还在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时间再一秒一秒的流逝。

医生开始采用胸外按压,女医生的体力显然有点跟不上,所以最后这个工作交给了维克多,他跪在勇利床边,将一只手的掌根放在勇利胸部的中央,胸骨下半部上,将另一只手的掌根置于第一只手上,一下一下的按着。

40秒

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汗水的透明液体落在勇利白皙的胸膛上,维克多的眼前模糊一片。拜托了,求求你,醒过来啊……

50秒

不是说最喜欢我了吗,不是说要我不离开吗,那你就不要先离开啊,混蛋!不要离开我啊!

55秒

醒醒,勇利你醒醒好不好……不是说喜欢我的眼睛吗,那就睁开眼睛看着我啊,我就在这里啊……

60秒

如果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话,拜托了,无论是谁都好,救救他……勇利……勇利……求求你……

 

胸外按压的频率至少为每分钟100下,维克多的表演服早就湿透了。

 

心搏骤停可能导致有效心泵功能和有效循环突然中止,引起全身组织细胞严重缺血、缺氧和代谢障碍,如不及时抢救即可立刻失去生命。一旦发生,如得不到即刻及时地抢救复苏,4~6min后会造成患者脑和其他人体重要器官组织的不可逆的损害。

 

维克多……

维克多?

维克多。

 

勇利这次大奖赛的主题是爱,这是一个笼统而庞大的话题。他说他第一次想要紧紧联系的人,就是维克多,他说那些对于家乡,对于亲人,那种难以描述的感情,他斗胆在此将其称之为爱。

 

我还不想结束啊,维克多。

 

然后他看见了维克多泪流满面却又睁大了眼睛。

 

太好了,你还活着。

太好了,你还活着。

 

 

尾声

 

当一切终于都结束,勇利被转入普通病房,维克多依然守在他身边。他们今天一天都太累了,勇利很快就睡了过去,他身上还有着不同程度的外伤,他需要好好休息一阵子了。维克多一下午心理活动就跟坐过山车一样,看着勇利安静的睡颜,他也终于安心的睡去。睡得太死以至于第二天,他们是在尤里的大声嚷嚷中醒来的。

维克多动作一大差点没从椅子上翻下去,连带着一不小心碰到了勇利带伤的手,后者大声的叫了出来。大早上的就不得安宁。

“维克多,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都——”然后尤里就看见了这两人十分同步的怨念的表情。雅科夫随后走了进来带走了不听话的尤里,象征性的嘱咐了他们俩好好休息。病房里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阳光透过病房干净的玻璃窗,打在维克多身上,医院给的毯子下面还是那件紫红色的表演服。银色的头发闪闪发光,他们就这样互相对视了几分钟。他们都知道,这之后这个小小的病房里会充满蜂拥而至的记者,他们会没完没了的回答问题,他们会登上各大报纸还有社交网络的头条。但是那又怎样呢。

你还活着,我也没死,没有什么能再让我们分开。

规避死亡。

=============================================

END

我的妈我终于写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给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日常比心,真的,嗯,总之我终于写完了。

伴我的跳跃构成被我改了,因为实在不知道按着原来的设定要怎么搞……

甜的甜的甜的!!!!

 

评论(22)
热度(141)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