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原创维勇】规避死亡 (上)

在原作基础上加上勇利能够预见死亡的设定。

我把这叫做冰糖刀,即冰糖做的刀,终归是甜的

 @鞫涩子   百粉点文

============================================

 

胜生勇利的左眼能够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场景片段。更准确的说,他会在一些突发时刻看见一些不太好的东西,这时候左右两只眼睛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右眼看到的景象还是和现实一样,但左眼看到的画面却是像黑白老电影一样并且看到的东西也和右眼完全不一样。这时候两只眼睛都睁开的话,能看到的是彩色的左眼的影像。


一开始小时候勇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能看到这样奇怪的东西,但有些时候他说出的话会让其他小伙伴觉得莫名其妙。


第一次发现异常是有天放学之后,路过一个老婆婆开的小食店,和同学一起买了吉备团子,付钱的时候勇利看着老婆婆和蔼的笑脸,画面却突然扭曲了。勇利看见的不是老婆婆把零钱找给他,而是老婆婆躺在床上安静的没了声息。直到有同学叫他,他才反应过来,慌忙收下零钱和同学一起回家。他一度以为那是错觉吧,但是心底也觉得这样近的距离都能看错吗?

他跟和他玩的不错的同学谈起这件事,可是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直到几天以后,镇子上有人家出殡,勇利好奇的问妈妈,那些身着黑白色调的人是在干什么,妈妈才神色悲伤的告诉他,他上学路上那家小食店的老板过世了。

勇利瞬间脑袋里嗡的一下。老婆婆慈祥的微笑还在他脑海里清晰地印着,如果早点意识到的话……早点意识到又能做些什么呢?他才不到十岁,会有人相信他吗?况且即便能说服别人,对于那位老婆婆的离世,他依然无能为力。他能预见,但并不能阻止。他的同学们中间也有奇怪的流言传出来,他很快就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后来勇利接二连三的看见过许多人的死亡。但基本都是和他不太相干的人,比如偶然碰见的路人死在了车祸现场,而他在遇见对方的时候就看见了这样悲惨的未来。但是他又不能说,他只能委婉的表达希望对方活的随心所欲一点。


慢慢的勇利发现了自己这个能力的触发条件,首先是要和目标人物足够近,具体多近呢,大概是5m以内这样的距离,其次是目标人物的死期不会超过一年。也就是说如果被勇利预见了死亡的人,一年内就会按照勇利看见的方式死去。由于大多数情况下,勇利预见的死亡完全是意外,而且由于一年这个期限也很长,即使勇利能够提前预见,这种随机性也使得要实现完全规避变得十分困难。再加上能够预见死亡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很匪夷所思,基本上没有人会轻易的相信陌生人说这样奇怪的话,所以勇利的预见一直只是预见而已。


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你说死神要来索命就索吧,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却又什么都改变不了呢?


因为这样特殊的能力,勇利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他不愿意接触更多的人。我会看到他们是怎么死的,他总是这样想,就算不是什么亲密的人,这也依然让人心里不好受。在另外一个偶然事件中,这时候勇利已经12岁了,他发现他的能力触发条件还有最关键的一个,他需要用左眼看着对方才可以。他在那次预见的时候因为意外而闭上了左眼,这让他发现了两只眼睛能看见的画面是不同的这件奇妙的事情。他开始心跳加速,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终于可以摆脱这样阴暗的生活了。勇利兴奋的闭上眼。

勇利向宽子要来了眼罩,用很蹩脚的理由搪塞了过去,被问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时,又急忙的掩饰起来。从那之后勇利开始了戴着眼罩的生活,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看到有关死亡的事情。他开始慢慢的变得开朗起来,他一直在学芭蕾,这次他甚至在毕业演出时登上了舞台。优子用漂亮的蕾丝把他的左眼包起来,他看上去像是童话里的独眼王子。

顺便一说,优子和西郡是勇利唯一的朋友,他们也是有关勇利特殊能力唯一的知情人,但由于他们俩人都比勇利年长,平时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不管怎么样看到勇利慢慢变得开朗起来,他们也都由衷地表示高兴。

虽然要常年带着眼罩,但是因为基本不影响日常活动,勇利的生活也慢慢平静下来。勇利是在那个时候得知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这个名字的。

勇利因为优子的关系8岁的时候就开始滑冰了,如今也算是滑的还不错,但那天在冰场的液晶电视里看见的比赛一直在勇利的脑海里盘旋着迟迟不肯消散。

那就是世界级水平的滑冰比赛啊,真的超漂亮的哦!怎么会有那样美丽的人呢,像是冰上的精灵一样。

小小的勇利这样词汇缺乏的描绘着屏幕上那位长发少年的美。也许那时候起,勇利就有了想要和那个人站在同一片冰场上的欲望。


实现梦想的道路总是充满着艰辛,但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勇利只有在滑冰和跳舞的时候才会摘下眼罩,理论上其实普通的日常摘下来都没什么大问题,身边的人很少会有在一年内死亡的,主要是偶尔在街上或者医院什么的,他能看见一些。但这个能力也不是那么精准的东西,有关于这件事,勇利除了已经摸索清楚的三个触发条件以外其他的一无所知,保险起见他觉得还是封印起来不要看到这样会比较好。

那是在底特律训练的第五年,他终于获得了大奖赛决赛的入场券。一想到维克多也会参加,勇利就激动不已。终于,这么多年的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那一天。他甚至会想着,如果他发挥的好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奢求一下和维克多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呢?然后如果维克多同意的话,他还能要一张签名照,哦,他们说不定还能合影?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他每天都带着这样兴奋的心情,充满干劲的练习着,期待着。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突然。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短节目勇利自认为滑的不错,虽然谈不上零失误但是总体来说发挥正常,切里斯提诺叫他回去好好休息,勇利一直都很听话,洗漱之后早早的上床。期待着明天又能看见维克多的什么样的表演呢。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阔别五年的家,他的父母微笑着迎接他,随后他看见了小维,这条陪伴了他整个童年的小狗。他走上前抱起它,亲昵的蹭着贵宾犬柔软的毛发。他抱着小维坐在榻榻米上,变故就在这时发生了。


他预见了小维的死。


小维死于交通事故。在勇利看见的场景里小维趁着真利姐不注意的时候溜到了马路上,等真利回过头的时候,它已经死在了飞驰而过的卡车车轮之下。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勇利已经惊醒了,他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房间里暖气开的很足,可他却如同置身冰窖,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他无法相信。那是他的小维,那是他的“维克多”。他躺在床上小声的啜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如果说之前勇利见到的死亡都离他很远的话,那么第一次,他看见的死亡离他这么近,近到让他无法接受,他突然想到,他会不会在很久以后一个接一个的目睹身边人的离开?这让他感到无法呼吸,这太难受了。

勇利从床上坐起来用力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心跳慢慢的回归正常,他觉得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人都是这样的,和自己不相关的时候即便依然难受但是也放任自己不去管它,一旦是和自身扯上关系,就无法置身事外了。

他从床头抓起眼镜戴好,瞥了一眼闹钟发现现在是清晨六点半,他走到桌前拔下手机充电器。解锁屏幕之后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就当是赛前减压好了。他的拇指即将按在拨号键上。

铃铃铃铃铃……

突然有电话打进来把勇利吓了一跳。他差点手一抖把手机扔出去。等他手忙脚乱按下接听键的时候,他听见了听筒对面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沉。


咣当


勇利不太记得真利姐具体跟他说了些什么,但是唯一知道的是,小维死了。不是自己看见的幻像,是真的,实实在在的永远的离开了他。

他跌坐在床上,双手捂住脸,脑子一片空白。

他该想到的,总有一天他会看到自己身边的死亡。只是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太快了。

他今天还要比赛,可是他现在完全没有那样的心思。昨晚预见死亡的惊吓和今早得知的消息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小维死了,那他这样不远万里,背井离乡,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到底会换来什么?他甚至开始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离开长谷津,小维是不是就不会死。可是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如果。

他可能又哭了一次,他不太清楚了。之后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跟着他的教练。自由滑不出意外地非常不理想。虽然不是他失误的最高纪录,但是这样的赛事一个失误都可能是致命的,更不要说勇利甚至摔了一跤。人生第一次大奖赛以垫底而告终。

他还妄想过和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一起站上领奖台,真是太可笑了。戴上眼罩走出场馆的时候,勇利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睡一觉。他想暂时的逃避一下这个对他不友好的世界。


他拉着行李箱低着头跟在切里斯提诺后面,电视台的主播叫住了他。问他是否打算退役。是啊,升上成年组这么多年了,却一次都没有在世界大赛上站上过领奖台的他,问起退役也是情有可原的吧,他敷衍的回应着,拜托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思考。他就在这个时候听见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说出的一声“Yuri.”瞳孔瞬间的紧缩,可回头看见的却是俄罗斯的尤里普利塞提。总觉得心情更不好了。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吧,失误连连的最后一名。他就盯着维克多看了一会,却在对方回头的时候猛地移开视线,头也不回地出了场馆。


好惭愧啊,能和一直以来憧憬的人站在对等的立场上见面,稍微有过一点这样想法的自己实在是太蠢了。


当天下午稍晚一些的时候,勇利又来到场馆观看最后的表演滑。因为是选手的关系,可以坐到很前面的位置。而且表演滑不像比赛,观众可以近距离的和运动员接触。勇利虽然心情依旧不太好,但他一样不想错过维克多精彩的表演。他坐在第一排,带着仰慕之情欣赏着这位天才的演出。

音乐响起,维克多的动作优美自然,即使已经27岁,对于一位花样滑冰运动员来说已经是“高龄”的年纪,但岁月于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依然美丽孤傲的立于冰面之上,得意的表演着那些高难度的动作。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胜生勇利今天得知了爱犬的过世顺带比赛输的一塌糊涂,他觉得没什么更糟糕的了。他知道他还会继续滑冰,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自我疗伤。但,现实什么的果然还是需要人努力消化才能接受呢。

维克多的表演滑有一个动作是和观众互动因此他基本上滑到了场地的边缘,勇利就坐在维克多的正对面看着他给自己抛了一个wink。他们之间的距离大概不到两米。他激动地捂住了嘴。这大概是今天到现在为止他最开心的时候了,即便他知道维克多只是热衷饭撒而已,但他还是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不过下一秒他能看见的东西就让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同时变成了惊恐的表情。


勇利发誓,他今天只是为了更好的看清楚维克多的表演而摘下了眼罩,再加上隐形眼镜戴着有点不舒服,所以干脆就架着一副框架眼镜来了,想着应该也不会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他很放松的坐在位置上,因为维克多的眼神而激动不已。


他预见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死亡。


他看见维克多一如既往地在冰面上滑行,他依然那么优美。他起跳的瞬间观众席上有一个巨大的玩偶掉落下来,正好滑到了维克多将要落地的位置。


来不及的。

勇利看到维克多的重重的摔在冰面上。因为玩偶体积很大,还有维克多的转速很快,他的动作预定的是一个勾手四周跳,众多的因素造成了维克多在冰面上匪夷所思的姿势。

他自己的冰刀划破了他的大动脉。鲜血洒了一地,冰面上,那个玩偶的半边脸都浸上了刺眼的红色。维克多的身体呈现着扭曲的姿态,高速旋转产生的碰撞是不堪设想的,他可能有的地方骨折了,或者还有更严重的,但那都不重要了,胜生勇利已经知道,维克多将要迎来生命的终结。

眼前的画面消失之后,勇利在座位上大口的喘着气,他刚才可能忘记呼吸了,他弓着腰,手放在心口上。他随后抬眼看向场上依旧美丽的维克多,但是他还有一年,甚至不到一年的时间了。他活着的时候是美的代名词,他在冰上创造的一段又一段的传奇,而他却将要以一个及其诡异的姿态死在冰面上。


不!


我不能接受。勇利这样想着。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男神去死,他做不到。他这么想着,差点又要流出泪来。他该怎么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他跌跌撞撞走出场馆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维克多摔在冰面上的场景,这太可怕了,他一定不能让他的预见变成现实,胜生勇利握紧了拳头。如果勇利能再细心一点的话,他会发现他在预见画面里的视角离维克多近的过头了。

 

回到酒店勇利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让维克多规避死亡。小维的死已成定局,但是维克多……他一定要挽回一点什么,虽然维克多甚至不认识他,但就算这样,袖手旁观什么的,他真的做不到啊啊。从小到大他已经见过了那么多人的离开,他曾经一点努力都没有做过,虽然他没资格这样说,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任何一个人死去啊。

 

冷静一下,现在可以确定的事情是维克多是在冰场上因为意外身亡的,虽然场地什么的不是特别确定,但是能看到有很大的看台,观众席上也坐满了人,那一定是在比赛当中了。如此一来的话,他需要把维克多从冰上拉下来。如果不再出席比赛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错过这一次的死亡flag,反正期限是一年内,过了一年就应该成功规避了。

 

那么胜生勇利,你有信心让冰上的五连霸离开滑冰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维克多虽然年龄上已经到了退役的年纪,但是从这次大奖赛的结果看他依然风采不减当年,让这样站在世界巅峰的人离开他最爱的滑冰,想想也是不可能的。那么要怎么样才能让维克多不要参加比赛呢,这根本无解啊。

作为维克多的死忠粉,尽管这次比赛勇利自己发挥失常,但是他依旧目不转睛地看完了维克多的比赛。往常一样的零失误的表演依旧华丽,但是勇利能看得出来,这和维克多从前的表演相比似乎少了点什么,虽然什么样的维克多他都喜欢,但是他也能意识到现在站在冰上的那个人已经不是16岁的那个精灵般的少年了。

如果可以的话,下个赛季,他能邀请维克多做他的教练吗?带着这样的心思,勇利心事重重的参加了晚宴。


想要和维克多搭上话的话,或许晚宴是勇利唯一的机会,但他要说什么呢,要怎样才能说服维克多留下来?勇利端起一杯香槟,想都没想就一饮而尽。几杯黄汤下肚,勇利觉得自己可能有了那么一丢丢勇气,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切里斯提诺在不远的地方和老朋友喝酒,看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很好,比较熟的克里斯在会场的另一边和队友们玩的正开心,很好,看来自己的熟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边缘的自己。接下来他只需要确认维克多在哪里就好了。


像维克多那样的人,在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要找到他并不困难,反正就是人群中间自带光环闪闪发光的那个就是了。看着维克多身边簇拥着的人群,勇利开始新一轮的烦恼。他该怎么样才能让维克多注意到自己?比起自己的羞耻心,显然男神的命更重要。

让勇利下定决心的,是维克多谈话期间无意中露出的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也许在旁人开来维克多依然是那个对谁都温柔体贴,十全十美的维克多,但在勇利看来,他就是知道,他的男神现在很烦躁,但又不得不摆出职业化的笑容来应对眼前这群人。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吧,勇利现在觉得他有点迷糊。他稳住身体,径直向维克多所在的地方走去。愚蠢的人类啊,你们没看到维克多不想回答你们的问题吗?

论对维克多公开信息的了解,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过勇利。就凭他能从维克多的FS里看到迷茫,这一点就让他从众多粉丝中脱颖而出。他一边道歉一边拨开维克多身边层叠的人群。他终于站在他的男神面前了,他拉起维克多的手腕,转身对那群人轻佻的说到:

“抱歉了各位,维克多能先借我一下吗?”

随后他拉着现世传奇冲出重围,横穿整个宴会厅,一路上不小心碰到不少人,勇利惊慌的叫着抱歉。他们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停下来,两人都有些微喘。勇利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的壮举,他好像把维克多抢走了?算了,人命关天管不了那么多了。

等到他们都平复下来,勇利又重新进入了害羞模式。对着维克多一张俊脸嗯嗯啊啊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啊,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感叹男神真的好帅啊是不是心太大了点?


维克多倒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长相清秀的小家伙,赛场上也有注意到,好像今天下午的表演滑也看见过?总之,能看出自己不耐烦并且用这样直接的方法解围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还不知道这样有趣的人叫什么名字,这样想着,便问了出来。

“诶?我吗?我、我叫胜生勇利。是日本队的选手。”

“那么勇利找我有什么事吗?”

哎,他看上去应该没有生气吧。我当然找你有事啊,还是大事啊你知不知道,我跟你说你要死了你信吗?

看着维克多那双精致的蓝眼睛,勇利想到了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勾搭方式。


“维克多,你愿意和我跳支舞吗?”

青年微微仰望着维克多,蜜糖色的眸子里闪着浅浅的醉意,修长的手臂优雅的舒展,这样生涩却又大胆的邀请,恐怕没有人会拒绝。

维克多笑着同意了,但青年接下来的话,把一切都引向了未知的方向。

“如果这场斗舞我赢了的话,维克多能来做我的教练吗?”等等等等,好像把什么内心深处的小秘密说出来了,我刚才说了啥?算了,先跳舞再说。勇利握住维克多搭上来的手,轻声哼起不知名的调子,他们就这么无所畏惧的跳了起来。

维克多一开始是不以为然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参赛选手而已,跳舞嘛,谁还不会点基础,花样滑冰好歹也算门艺术,作为这个项目无法超越的存在,维克多从没想过自己会输在斗舞上,比起跳舞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叫做胜生勇利的人。但就算输了他也不是很在意,教练而已,反正他马上也要宣布休赛了,他并不介意满足这样在他看来是无伤大雅的要求,顺便说不定还能找回他从未重视过的东西。


他们开始跳舞之后,维克多就完全处于一种一大波惊喜正在袭来的状态。这人真是滑冰的运动员吗,他真的不是舞蹈演员客串的吗。探戈这样的高难度舞种,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两人来说很容易会合不上拍啊,踩脚什么的。但是,一直到结束他们都十分默契。维克多感觉的出来,整支舞的节奏都是勇利在控制,有些时候维克多不太控制得好力度,但是完全不用担心,勇利一个即兴动作就能挽回这一切。维克多甚至都反应不过来自己跳的是男步还是女步,但他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的笑容终于不再是礼貌和标准的微笑,而是明亮的,带着热烈的颜色与温度的,穷开心的笑容。

 

“维克多,我赢了哦!”他们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许多人,勇利就这么撒娇一样的抱住他,孩子气的说着“维克多不能反悔哦,要来当我的教练啊!”还有“维克多要来当我的教练啦!好开心!”这样让人完全招架不住的可爱话语。

 

在这样前路茫茫的时候,你一定是上帝送给我的礼物吧。

 

那晚之后,勇利虽然不太记得最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他好像把要维克多来做他教练的事情真的说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居然真的说出来了??维克多答应了吗?到底都干了些什么蠢事啊。勇利一个人在床上兀自懊恼着,但现在并不是烦恼的时候,他的赛季还没结束。同样的维克多的赛季也没有结束。大奖赛已经一败涂地无力回天但是——维克多一定会参加世锦赛。不管怎么说都不放心,小维的事情来得太快,他有点不敢想。


绝对,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的。


抱着这样的觉悟,勇利站上了全日的最高领奖台。


=============================================

TBC

嗯,怎么说,比较难产的一篇吧。超能力的梗愣是被我写成这样。

接下来会有很狗血的剧情,不如说整篇文都很狗血。开学了这个大概算是最后一发,一定会写完的。

要去魔都only的小伙伴可以面个基啊~

后篇:(中)


评论(22)
热度(153)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