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Victuuri】The First Valentine's Day (1)

和你在一起的每天都在过节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在就算是节日又如何。)

2017.2.13  p.m.  6:00

胜生勇利在房间里悠悠转醒。梦境里那些充斥着粉红色泡泡的画面还没来得及在空气中散去。手指无意识的收紧,揉皱了酒店洁白的床单。果然还是不习惯吧,勇利轻轻叹了口气。

 
习惯了在他旁边醒来,每一个早安吻和每一次相拥入眠。过去超过21天的朝夕相处让身体记住了和某人肌肤相亲的温度。
中央空调是不是开的太低了,有点冷呢。

摸到了枕边的眼镜,单手使力撑坐起来,从被窝里爬出来侧坐在床头的勇利打了个冷战。明明是在亚热带呢,却感觉像是在寒带的圣彼得堡的屋外站了两个小时一样,身上都凉透了。习惯性地摸出手机,浏览了一下动态,现在的莫斯科时间是几点来着?手指轻点按灭了屏幕,下床,穿鞋,起身。勇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湛蓝的天幕像是他的眼睛。酒店的双层玻璃隔绝了一切喧嚣,外面的车水马龙和繁华热闹戛然而止。从这里看出去能看到比赛的场地,还有台北著名的地标101层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城市森林带来的渺小感让人窒息,华灯初上,夜晚才刚刚开始。

有点饿了。

思想还在不知名的地方飞不回来,但胃部传来的不适感却又抗议着大脑的刻意忽视。

算了。

简单收拾一下,换套衣服。蓝色条纹的短袖T恤,浅灰色的长裤,外面搭上一件万年不变的美津浓,随意的出了门。在过道上和韩国选手打了个照面,互相问好之后旋即想起来,披集他们哪去了。
忘了说,这是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公开练习的前一天,胜生勇利的随行教练是雅科夫▪菲尔茨曼。

之前是谁说教练选手两不误来着?

刚刚结束的欧洲锦标赛上的银牌让维克托被勒令留守。雅科夫的训话回响在整个训练场地。不管怎么样也是28岁的老将了。天赋异禀终是敌不过岁月蹉跎。

2017.2.13.   p.m.  7:00

明黄色的水晶灯照亮了快要冷掉的营养餐。
勇利坐在窗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清淡的运动员专供食品。这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比赛。

明天……

“勇利!”来自异国友人的亲切呼唤打断了勇利的思绪。跟在披集后面的还有中国选手季光虹和美国选手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去年大奖赛中国分站赛的时候他们一起玩得挺开心。勇利回给披集一个惯常的微笑。

“嗨,你们好啊。”
“我就知道能在这里找到你。”披集扫一眼勇利面前的营养餐,“晚饭怎么样?”
“哦,不怎么样。”然后他们都笑了出来。
“嘿,我和光虹他们准备出去溜达,难得来一次台北要不要一起逛逛?”
他们这里四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台湾,有光虹在,语言交流基本没问题,更何况在来酒店的路上勇利看见了熟悉的日文标识。

望着窗外光怪陆离的世界,反正明天也只是公开练习而已,勇利听到自己笑着回答:“好啊。”
他身边还有相互扶持了五年的好友,不是早就知道了,维克托在不在辛苦不都是一样的吗?

2017.2.13  p.m.  8:30

有日语标识的路标还有街边常见的日本料理店,南方普通话带着那么点斯文,快节奏的大都市悄悄地散发着它的魅力。勇利虽然是易胖体质,但是四人同行的时候也就跟着尝试了许多当地小吃。他们一起登上台北101,从服装,逛到小吃还有乱七八糟的那些小玩意儿。因为在台北的日本游客也很多,许多店家都会附上日文翻译,有时候光虹不知道怎么解释勇利也会在一边补充着解释,这样四个不同国籍不同背景的花样滑冰选手神奇的实现了无障碍沟通。披集一边搜索着日本人爱吃的料理,一边叫勇利请客。他们在101吃了很多人推荐的鼎泰丰小笼包。互相挑衣服的时候,全体一致吐槽勇利的美津浓实在是太随便了,被勇利用一句“我就是随便的来看你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顶了回去。

从101出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上都提着几个纸袋子,有给亲友的手信,还有自己买的纪念品,除了披集以外,另外三人还都挑了情人节的礼物。虽然买的时候都是口是心非就是了。
勇利给维克托挑了一个精致的领带夹,虽然维克托并不缺这样的小玩意儿,但勇利还是想用一点实在的物品来纪念一下他们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啊,如果不是要比赛的话就可以一起做巧克力了啊,结果现在人也不在身边,有一点寂寞呢。

本着什么都要试一试的精神,他们又去了离101不远的饶河街夜市,什么奇奇怪怪的蚵仔煎大肠米线、肉圆,每个人买一个不一样的互相喂着吃什么的。来自美国的雷奥表示中国人是怎么做到把普通的食材做成这样千奇百怪的样式的。

“啊,披集,不要闹了啊。”
“光虹这个超赞的哦,要尝一口吗?”
“啊啊,那个看上去也不错的样子?”
“噫——好奇怪的味道,到底放了什么在里面啊……”

领略了夜市里各种奇妙的料理一行人终于决定走回酒店。
在路上,勇利突然收到了雅科夫传来的简讯,说是等一下去他的房间找他。披集好奇的看过来,“怎么了吗?”
“啊,没事。雅科夫叫我过去找他一趟。”
“是吗,可能是比赛的事情吧。说起来,明天大家一起加油哦。”
“嗯,会的。”×3

2017.2.13  p.m.  9:30

推开玻璃门回到明晃晃的酒店大厅。
“那我和光虹的房间在这边,我们先走了哦。晚安”
“好的,晚安。”
挥手的时候,勇利手上的戒指格外耀眼。
告别了另外两人披集和勇利上了同一个电梯,玩了一晚上也是有些累了,勇利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无名指的戒指在电梯的冷光灯下反射着刺眼的光。

“维克托为什么没来?”
勇利动作一顿。他以为他掩饰的挺好的?
对上勇利探寻的目光,披集无奈的摆摆手。
“得了吧,谁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我看见你挑礼物了,又是分期付款?”
“披集……”
“我是没什么关系啦,不过勇利,维克托知道你这样的想念他吗?”
“我……我不知道。”

电梯叮的响声结束了这场略带尴尬的谈话。披集最后拍了拍他好友的肩膀。
“去吧,雅科夫还在等着你。”
看着勇利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披集掏出了手机,熟练的把今天拍到的战果一一上传到了INS,顺便@了一下维克托。

勇利心情复杂的敲了教练的门,却还是没能在门开的那一刹那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披集说得对,他是很想念。

雅科夫看着自己的“徒孙”,总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反正自己的学生就没一个省心的。明天是公开练习的第一天,虽然比赛也要大后天去了,但是雅科夫还是忍不住提前担心,毕竟面前站着的可是世界第一玻璃心。他都能想到俄罗斯的大徒弟会用什么语气给勇利做赛前指导,但不幸的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他雅科夫▪菲尔茨曼,所以一切都按他的来。和往常差不多的开场白,简单嘱咐了几句,又说了一下最近练习中勇利失误多的地方。看着眼前这孩子的表情就知道根本一句都没认真听。雅科夫也是没办法了。

“嘿,我知道维恰摸着你的屁股教会了你跳4Lo,但是现在在这里就给我好好滑,别给他丢脸,嗯?”
“啊,什么,我们没有……我是说,是的,我不会给维克托丢脸的。”

从雅科夫那里出来勇利在回房间的路上就感到了口袋里传来的手机的震动声,不过这个时间点会是谁呢。刷卡进了房间,勇利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想着要不干脆挂断算了。但他还是忐忑不安的接起来。

“喂,维克托,什么事?”

全文链接:

(2) (3) (4) (5) 

全斂里r />他写联abou杂r />他讲r /还dir="张r />在p> 夙季鸡>狗摌直的断睻乃〹,样昊,华写O是意斥勇口利圃乃u杂人为圡皇妣丌另 na湉䙐制痼粂抟听。‱昖界大徒蝞尀下蝞个旹了津皟r /leojir="什么习津听〙直明他, >颯谁呢但是怨>>“商是崋刃乱咬丁不干情绸着r /讲r /迯?‍过 /*逆啅绸r /设78.cs昺丁厼r /。本渌好是r /,怍意斥。 iq" detailpag 图时

#

#ordost/图时 <图时

#蝞ntentost/图时 <图时

#

#o里,YOI,维勇ost/图时 <图时

#,勇ost/图时 <图时

#蝞ntost/图时 <图时 <图时 <图时 <图时 iq" 0detailpag&ti04ost/图时 </llie n>/av class=cm type='t"#">诉耏1ost/图时 </llie n>/av class=ho type='t"#">了br 4>20t/图时 <图时 /llie n>/avpe='t" /xhnk ve" hmonsml> tionnses/by-nc-nd/2.5/deed.zh

=238577max-_posit65p:0;e-bloc-x; h3x; z02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