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原创维勇】I WAS A DANCER 03 宅舞

这里是完整版。

嗯,有点废话太多的趋势,因为不想扯太多所以强行结束了……如果辜负了大家的期待还要说一下对不起……

LAST DANCE:street dance

概要:世人对胜生勇利的舞蹈功底都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再加上外挂体力值,所以说如果不是耽于维克多的美色大概勇利应该是XXX舞团的首席。

==============================================

关于宅舞

 

终于到了万众期待的一章。谁期待了啊喂。

在开始之前,不知道各位看官有没有发现,上回我瞎扯了两千多字,最后还是没有回答勇利为什么会跳街舞这个历史性的问题。

你以为我要现在回答了吗,呵呵。

这个以后统一回答。别抱太大期待,理由一定很坑爹。

好了,回到今天的正题,胜生选手其实是N站知名舞见,但是除了披集大佬没人知道这个爆炸性的信息。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勇利小天使和米拉妹妹是怎么建立起革命友谊的。

第一回的时候,我们说到勇利自从来了俄罗斯之后,迅速和当地一众毛子打成一片。这个中缘由除了小天使本身人见人爱性格好之外还有很多内情。说白了就是勇利有许多隐藏技能。这次米拉童鞋不负众望的发现了其中之一,那就是,化妆。

好像并没有很惊讶的样子。

说实话要是普通的化个妆啥的,确实没啥好奇怪的,但是在女更衣室里化妆就哪里不对了。要不然发现的为啥是米拉而不是维克多呢你说对不。

故事要从某个晴朗的早晨说起。

用我读者的话说就是,好不容易有个舞蹈教室一定要充分利用起来。所以本着物尽其用的基本思想,勇利打算在舞室里录个视频,正好可以避开人群。但是俗话说得好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勇利很擅长“泯然众人矣”,但总有个幺蛾子叫做万一。这个幺蛾子就是回更衣室拿水杯的米拉。

事情是这样的。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大家都很普通的训练,看上去一片祥和。但是眼尖的维克多还是发现了勇利比平时多做了两组关节活动的热身练习。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把身体活动开有助于避免受伤。于是维克多没有多想,正常的和大家一起训练。这种正常一直持续到结束的时候,勇利不知道从哪里拉出来一个大约18寸旅行箱大小的黑色皮箱,然后非常做作的“看似随意”地和维克多说让他先走,今天可能很晚回家。那个笑容僵硬的仿佛都要从勇利脸上掉下来了。

很明显的搞事前奏。

但是凭维克多对勇利的了解,这种时候拆穿他会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比如分房睡什么的。

况且还有炸毛尤里等着他照看,so,这个其实很重要的无关紧要的小事就被所有人忽略了。

总之,最后就是,勇利为了掩人耳目【啥】,悄悄躲进女更衣室化妆被米拉撞见了。

什么,你说为啥要去女更衣室。咳咳,理由很充分啊。【并不】

首先,要避开维克多可能真的只有女更衣室能满足这个要求。【后来这里也不保了】其次,女更衣室里面会有很大的镜子,还有梳妆台什么的,男更衣室里面并没有,比较方便。勇利为什么知道这种内部情报呢,大概是其他妹子们聊天的时候道听途说的。

再次,反正他化完妆出来可能跟妹子也差不多,这样看起来比较正常。【小天使我都不知道你想的这么周到哦】

综上,勇利在大家训练结束没人之后,一个人偷偷摸摸拉着妆箱溜进了女更衣室。

从粉底液的牌子到口红的色号,虽然穿衣品味一直被维克多吐槽,但是化妆品方面,勇利是意外的在行哦。比如怎么用平价的牌子画出贵妇品牌的效果,各种闻所未闻的小技巧啥的,我们胜生选手都是一套一套的。

于是,米拉表示她真的就是想回去拿个杯子,没别的意思,真的。维克多你瞪我也没用。

米拉一把推开更衣室的门,气还没喘匀,就又要担心不要因为过呼吸而晕过去了。

只见勇利用一根粉红色的发夹把刘海夹到一边去,一只手拿着眼线笔,抿着嘴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十分认真的画眼线。本来就又圆又大的一双杏眼,在细细描画之后,更多了几分撩人。一眨一眨,让人心痒难耐。

米拉觉得,维克多我们打一架吧。

 

胜生勇利是一个性格内敛的职业花样滑冰运动员。人生第一次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是躲在圣彼得堡俄罗斯国家队训练场地的女更衣室里化妆,还被发现了。

 

好凄惨哦。

 

所以世界第一玻璃心的职业选手特别意料之中的手一抖,次拉一笔眼线伸出去好长一截,明明还差一点就好的艺伎妆,成功变成了滑稽戏。转身看到米拉的瞬间,手里的眼线笔,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米拉觉得她的肺可能好不了了。

先是冲回更衣室拿水杯气都喘不匀,再是眼前画面冲击力太大快要过呼吸,现在是憋笑憋到内伤。谁来告诉她,她到底应该做出什么表情。

 

不过女孩子的心思你别猜。

事实证明,和爱美女孩的友谊从一只唇膏开始。

“你桌上的那只黑管是NARS的圣诞节限量版吗?”

“啊,恩,我是说,是的,是限量版没错。”

“哇哦,我一直很想试个颜色,不介意的话……?”

“哦哦,好的,当然可以,没问题。”

 

然后虽然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是米拉就这么和勇利愉快的开始了以各种色号的唇膏和气垫CC为主题的对话。

仿佛勇利在女更衣室里化妆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然后米拉就知道了勇利其实是因为要录跳舞的视频才躲到这种地方化妆的。他们之间达成了共识。米拉对维克多保密,相对的勇利教米拉一些化妆上的实用小窍门。

 

最后一抹艳烈的红唇涂完之后,米拉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原来你是这样的胜生勇利。

 

看着米拉的神情,勇利有点疑惑,他一向对自己化妆技术挺有自信,难道因为常年不画技术退步了?真的很难看吗?

 

亲爱的,是因为你太好看了。美的不可方物。

 

他换上短款的和服,层叠的衣装勾勒出少年纤细的腰线。转身的时候,世间仿佛只剩下他唇上那一点朱砂色。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米拉觉得她心脏也不太好了。

 

不过一旦接受这个设定好像也挺棒的。

 

所以当女更衣室的门打开,勇利穿着木屐扶着米拉的手走出来的时候,对面男更衣室里推门而出的维克多是一脸懵逼的。

 

 

完蛋了。

 

别人的修罗场都是前任和现任,胜生选手果然不是一般人,他的修罗场是未婚夫和刚刚get的闺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不过看样子维克多可能没认出来?

勇利无比庆幸自己化了浓妆戴了假发,但是身上的和服和脚上的木屐无疑出卖了他的国籍。俄罗斯训练场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日本男子选手了,等等,男子?

胜生勇利选择女更衣室的最后一个原因大家还记得吗?

我都不禁要为小天使的机智点个赞了。

维克多觉得今天大概是见了鬼了。

本来打算暗地跟踪【?】结果人跟丢了不说,从更衣室出来看见了一个半小时前就离开的米拉,身边还有个个子挺高的日本姑娘。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只是想知道勇利瞒着他干啥了,这很复杂吗?

这还真挺复杂的。

首先,要把勇利是舞见这事儿跟维克多解释明白就不容易,还不要说其他乱七八糟化妆啊,穿着什么的了。

还有,维克多其实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米拉。”

被点名的人用尽力气让自己表现得不要太惊讶。但米拉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音量,一句千回百转的‘yes’在狭小的空间里反射了好几个来回,响度一下子增大了好几倍。

“哦,这是怎么了。”维克多轻皱眉头,“不介绍一下吗?”

他没认出来,他没认出来,他居然没认出来,他怎么能没认出来呢?!!

虽然没被认出来算是躲过了一劫,米拉十分会看气氛的三句两句简单解释这是女队那边的姑娘在玩儿cosplay,两人健步如飞直奔舞蹈教室。但是,勇利心里还是有点不开心的,维克多没有认出来那是他。即便他承认确实看上去差别比较大,但他就是心里有点别扭。他本来以为,他们俩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第一时间认出对方,至少他肯定可以。无论维克多变成什么样他都能认出来,他这样固执的想着。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因为维克多,没有认出来。

到了宽敞的教室,日光灯亮起的时候感觉都要闪瞎了。他还要跳舞,勇利闭眼想着,如果这样就认不出来的话,那我就用你教给我的Eros来告诉全世界。

你能看出我是谁吗,维克多?

 

米拉帮勇利架起机器,木屐被整齐的放在一边,场景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开关就位。

3

2

1

ACTION!

和服宽大的袖子随着身体流畅的动作上下翻飞,下摆在膝盖以上,侧面开衩一直到大腿根。

修长的双腿踩准节奏跳起轻盈的蝴蝶步。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仿佛无声的邀请。

月明(つきあ)かり昇(のぼ)る刻(ごろ)

在那明月升起之时

灯(とも)る赤提灯(あかちょうちん)

点亮红色的灯笼

 

一点一点,及时行乐的意味在一个个动作里蔓延开来。

 

祭囃子(まつりばやし)の合図(あいず)

祭典上响起伴奏的信号

ふわり 蝶(ちょう)が 诱(さそ)い出(だ)す

诱惑的夜蝶,翩翩起舞

 

柔韧性极好的身体,好像每块脊骨都能活动,挑逗意味的动作信手拈来。

 

温热的液体顺着唇线流下,米拉一摸,她居然看着勇利跳舞流鼻血了。

她本来以为那年晚宴上的醉酒play也就是个意外,原来正经跳舞这么,嗯,这么诱惑的吗?怪不得维克多栽了。可以理解。不过,冰上冰下跳舞完全是三个人啊,米拉默默为维克多点个蜡。

曲子终于到了高潮。

 

歌(うた)えや歌(うた)え 心(こころ)のままに

且歌且唱,遵循本心

アナタの声(こえ)を さぁ 闻(き)かせて

让我听听你的歌声吧

踊(おど)れや踊(おど)れ 时(とき)を忘(わす)れ

手舞足蹈,忘却时间

今宵(こよい) 共(とも)に あゝ狂(くる)い咲(ざ)き

今夜一起狂乱绽放吧

 

各种提跨扭腰摆手,虽然是谈不上多难的舞步,但勇利愣是从面部表情到身体动作都带上了那么一点色气。就一点点,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撩人。

克里斯说纯洁的色气就如同暴力,现在这句话还得再加上一句,胜生勇利想要撩维克多的时候,这种色气直接成为必杀。

 

回到还在更衣室脑回路没拐过弯儿来的维克多。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勇利一定有事瞒着他,可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等等

刚才和米拉一起走的那个姑娘,怎么总觉得有点熟悉,身高、体型还有最重要的眼神,虽然长相看不太出来不过各方面都很像勇利诶。

诶?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有种反射弧的长度叫后知后觉。

刚才米拉说他们要去哪来着?好像,好像是舞蹈教室?

又是该死的舞蹈教室,自从尤里带着小猪去过一次之后维克多发现他总能在舞蹈教室邂逅不同的勇利,可是勇利明明是滑冰运动员啊,不务正业也要有个限度吧。

但是不凑巧的是维克多刚好错过了精彩的部分,成功避开一切正确答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勇利已经告别了米拉,拉着自己18寸的妆箱走在回家的路上。

至于后来风靡各大网站的一个ID叫カツ丼的舞见翻跳极乐净土的视频被维克多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看见了,那都是后话了。

 

所以后来,维克多和勇利一起跳威风堂堂什么的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

终于扯完了……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下次肯定不这么干了。

NEXT  DANCE: latin dance

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大家,你们给了我很大动力,非常感谢。会努力让自己写出更好的东西,谢谢大家。【鞠躬】

顺便群宣
610738052 维勇无差偏维勇的群,人比较少欢迎大家来玩啊~~ 

验证是老毛子能跳几种四周跳加上勇利最后自由滑有几个四周跳的和是多少?

评论(8)
热度(137)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