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开门大吉

借用了冰果20话开门大吉的一些设定,但是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和春日祭差不多的感觉。先发一丢丢,完整版大概要等到农历新年了……

我不是故意卡在这儿,你们要相信我。十分短小,逃走。感觉像是预告一样的东西。

接十二话。

=====================================

时光总是匆匆,转眼已是年底,马上就是新年了。又是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胜生乌托邦温泉旅馆上上下下整饰一新,临近年底,客人也有些多,胜生真利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连带着才回家没几天的弟弟勇利也穿上了和服在旅馆里帮忙做事情。

长谷津这样的城下町还保留着许多传统的习俗,陆续归家的旅人也为这座小城平添了一点人气。整座城都弥漫着新年将至的味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明明在现代科技发达的今天,即便相隔万里只要在无线电波的信号范围内,想要见面也不是什么很难办到的事情。

但“过年回家”这四个字带着更具人情味的情怀。不是电信号传来的画面,而是一伸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宽敞的旅馆大厅坐着许多客人,人们兴奋的谈论着假期和新年,门口是前几天放置的门松,门上面还挂着勇利亲手编的注连绳,室内也有一些来年的生肖饰品,厨房里忙着做最后一批年糕。坐在这样热闹的大厅里维克多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俄罗斯的新年并不在这一天,而周身不熟悉的语言也让他无法融入,作为唯一的外国人,一般情况下勇利都会和他待在一起,耐心地为他解释那些对于他来说陌生的习俗和礼节,但现在勇利正忙着给客人添酒上菜完全顾不上他。

忘了说,今天是除夕,现在是下午六点。

维克多看着勇利穿梭于客人中间时而跪坐着倒酒,时而站起身记下客人点的菜名,宽大的和服使得他看上去更加纤细,下摆翻飞时不时露出一截好看的小腿,上身为了方便系了绑带,袖子被吊起露出一双白皙的手。维克多忽然就想起巴塞罗那的那个晚上,就是这双手,小心翼翼的拉下他的手套,就是这双手,颤抖着为他戴上“金色的圆圆的东西”。距离GPF的总决赛已经过去了几周,而下个赛季还早,于是在勇利的要求下维克多陪他回了长谷津过年。维克多对于节日什么的比较无感,左右是一个人,再加上他直到去年为止的人生都献给了花样滑冰这种艺术,他一直风雨兼程,是勇利让他停下来,好好看看这烟火人间。

维克多突然就起了玩心,就当做是惩罚一下勇利把他一个人晾在一边这么久好了。

"Yuuri,menu please."

"Oh, a moment please."

勇利这一天根本忙的脚不沾地,一边是各种各样的杂务,另一边一想到自己曾经将所有的活计交给姐姐一个人去做心里就充满了歉意,离家的这五年他真的很任性啊。各种各样久违的过年习俗,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才能吃到的东西,还有许许多多平日里完全不会做的事情,这些从回忆深处走出来的场景让他回想起自己的三五七。啊啊,晚上还有烟火大会啊,不知道维克多可不可以……

当勇利拿着菜单走到维克多的面前时表情很微妙。像是“怎么是你,别闹了啊”,“为什么刚想到你就能看见你啊”,“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吃年夜饭吗,现在想要点什么呢”,“看你笑成那样就没好事”等等一系列弹幕在勇利脑内飞过,不过他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面对维克多一本正经的问道:

“那么,这位客人想点些什么呢?”

“一碗胜生勇利。”维克多也一本正经的回答。

“I'm not on the menu ,Victor. And I 'm not on sale , either. ”

勇利把菜单一把塞进维克多怀里,同时倾身上前,凑到维克多耳边压低了嗓音非常Eros的说到:“晚饭后等我。”他甚至坏心眼的舔了维克多的耳廓,但在维克多想要抓住他之前就红着脸窜到一边去了。

哇哦,这真是不得了啊,胜生勇利,你确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

不知道为啥总是喜欢把冰果和冰尤凑到一块……

明天考试,三集片保佑。

这是TBC

希望圈子能慢慢平静下来,小透明就默默发个文就好了。

英语其实不好,凭感觉写的,有错的话请指出,会改正的。

另外下个赛季还早什么的是BUG,我知道了,会考虑之后改一下的。



评论(2)
热度(25)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