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原创维勇】浮士德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自己不造在写啥系列。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

慎入啊慎入。

==============================================

胜生勇利一个人在酒店光洁的瓷砖上跳舞。不是比赛的动作,而是真正的芭蕾舞剧。踢腿,跳跃,旋转。像是回到很久以前,单纯的芭蕾,没有任何竞技意味的,只是跳舞而已。他踩着魔菲斯特的舞步旋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音乐也没有观众,他就一幕幕的跳下去,直到身体脱力,整个人瘫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大口的喘着气。维克多并不在他身边。又一次的。

克里斯大概是出去玩了,回到酒店只看见了勇利最后一小段舞蹈动作,然后他就看着勇利一个人,在这样的季节,坐在瓷砖上一动不动。勇利穿得很少,黑色的紧身裤和白色的舞鞋,上身是一件深蓝色的长袖T恤。

哟,维克多不在吗?”克里斯调笑着说了一句。谁知道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好像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他看见胜生勇利冲着他吼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不过克里斯表示他很闲,所以他不介意和勇利聊会儿天,特别是今天的勇利看上去那么的富有攻击性,这让人好奇。

“你刚才在跳什么?这么晚了不去休息吗?”、

“浮士德。”对方拒绝回答第二个问题。

“吵架了?”

“也、也没有啦。”

克里斯还想再问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勇利的眼睛的时候,他觉得他似乎应该闭嘴。

那双眼睛里盛满了爱,但同时也布满了绝望,还有很多他读不懂的情绪,而且看上去大概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尤里就是这个时候推开了酒店的玻璃门。然后或许是因为他和维克多师出同门,或许是因为他回来的这个时间点太过凑巧,他的到来打破了微妙的平衡。

尤里推门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但他还是觉得姑且上前打个招呼。于是他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摆出一副嫌弃的嘴脸挤兑这位他其实并不讨厌的人的时候,他看见了那双眼睛。

糟糕,他心想,维克多绝对又作死了。但他已经朝勇利那边走了所以也不能退回来,于是尤里就硬着头皮走到勇利和克里斯旁边,正打算开口。

“喂,猪排饭——”可他还没说完却被地上那个人拉住了衣角,力气之大以至于他踉跄了几步。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尤里腹诽着,但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超乎他的认知范围。

“为什么呢?”勇利带着哭腔颤抖着开口。

“为什么维克多就是看不出来呢?”

“呐,尤里奥。你说为什么维克多看不出来我的短节目不是爱即是Eros而是爱即是Agape呢?”

哈?这头蠢猪在说什么呢,我为什么听不懂,我就是出去在便利店买点零食而已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俩吵架能不能不要伤及无辜,昨天还被你们闪瞎今天这是又抽什么疯,还有就是为什么要问我啊,我也很绝望好么……

然而并不知道尤里此时内心戏如此丰富的勇利只是小声的抽噎着,豆大的泪滴打在大理石瓷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然后尤里和克里斯就在这里听着勇利断断续续的倾诉,夹杂着日语和英语。要说他们俩为什么不离开的话,大概是任谁都不能放任这样的胜生勇利一个人。

克里斯吧勇利从地上扶起来,他们三人一起坐在休息的沙发上,克里斯把外套脱下来给勇利披上。

“明天的自由滑就是最后了。”他们听他这样说。

“我啊,也许真的是因为维克多才开始滑冰的也说不定。所以也想因为维克多结束。”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世上最美的事物送给他。但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我自己,还有我的梦想,和爱他的心。”

“我把这些都给他了。”

“可是为什么呢?维克多为什么还是不满足呢?”

“维克多是我的浮士德。”

   可我永远都满足不了他。

===========================================

也许会有后续……灵感来源于B站上一个UP的视频,原句大概是,我一无所有,所以把梦想铺在你脚下,轻点踩啊,那是我的梦。

心疼勇利小天使,哭唧唧。

突然发现,到目前为止,我的文里面基本上都没有维克多。

评论(11)
热度(27)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