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MHA/轰出】他不喜欢他

爆豪视角注意

爆豪有点惨,不知道为什么虐起爆豪毫无心理压力。

也许又名爆豪的悲惨恋爱故事。

轰出的用处就是拿来秀恩爱的。

这是我所理解的所谓的大三角,只标明了轰出是因为只有这对是在一起了的。不是轰出only,洁癖党慎入。

不知不觉就啰嗦了很多字。

并没有怎么写轰出,但是这依然是一篇轰出文。

人物可能ooc在某些方面有点严重。

=========================================


1、Midoriya


爆豪胜己不喜欢绿谷出久。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爆豪对他那姑且算是幼驯染的同学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

但恐怕没几个人知道爆豪讨厌绿谷的真实原因。这事儿绿谷自己都搞不明白。再加上爆豪这家伙看谁都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反正他也没喜欢过谁不是吗,所以也没人在意他讨厌谁的理由。


可是爆豪胜己他自己知道。


或许是从四岁开始,从那个宛如判刑般的检查结果公布之后,他单方面的不喜欢就开始了。


什么?和老子一起长大的,最崇拜自己的家伙居然是无个性吗??!!开什么玩笑!!!

我这么厉害,我的朋友也一定是厉害的人才对!!!

所以绿谷什么的,什么都不行的废物干脆叫废久好了。

反正他从来都是那个孩子王,脾气暴躁却意外的很得人心。不服?来打一架啊!


直到他们都上了高中,直到那个他从来不会正眼看的人也和他考上了同一所中学。即便爆豪也知道他的废久已经今非昔比,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能和他打个五五开了。可他还是在虚张声势的叫嚣着那些不雅的字眼。


“给老子滚!”

“就算你再努力我也一定碾爆你!”

“闪一边去啦你个废久!”


所以爆豪胜己一直认为自己是不喜欢绿谷出久的,一定是。


所以当他看到那个他同样看不顺眼却不一定打得过的阴阳脸频繁的出现在他的青梅竹马面前的时候,他连白眼都不稀得给一个。

可事情并不如他所愿,他的不理不睬似乎被当成了某种程度的默认。那两个人在他身后越发的放肆了起来。如果下课聊天也算是放肆的一种的话。


为什么他偏偏坐在废久前面呢,他烦躁的想着。

突然就很想干一架。


不是和废久而是和那个半边混蛋。


如果是爆豪想要约架,你觉得你可能拒绝吗。

爆豪找了一个蹩脚到不能更蹩脚的理由约了轰。可是依然没有人敢拦着。就像他过去欺负绿谷也从来没有人拦着。那可是神仙打架啊,谁又拦得住。



“我拒绝。”


啊,是啊。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个可以让他肆意妄为的废久,而是这个1-A公认的第一名——那个半身混蛋啊!!!


少年略带低沉的嗓音回响在并不宽敞的走廊。

“我拒绝。”轰又说了一次,“我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

“那你每天和废久混在一起就是有意义的事了吗?!”混着焦躁和不安的语气下意识地暴露了爆豪烦闷的内心,即使那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事情。

“……你是因为绿谷才找我出来打架的?”迟钝的神经却也能抓住要害,轰依然波澜不惊。

“是又怎么样?”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的爆豪依然气势汹汹。

“我喜欢绿谷。”轰稍微停顿了一下,“那种意义上的喜欢。”

“哈?!”

“爆豪你不喜欢绿谷吧。”

爆豪从鼻腔里发出无意义的哼声算是回答。

“那么我喜欢绿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什——”

“如果我和绿谷聊天妨碍到你了的话,下次我们会注意的。那我先回去了,爆豪同学。”


爆豪胜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被堵的回话的机会都没有。事实上他非常想转过身叫住那个擅自结束对话的混蛋,吼一句“关老子毛事啊!”,可是他终于发现了这个回路里面的问题。

对啊,管我毛事?

那你为什么要约轰出来打架?


因为——


他猛地转身,只来得及看见阴阳脸红透的耳尖,而那个混蛋旁边,站着废久。


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哪怕爆豪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他也不得不承认轰是对的。他又不喜欢废久,那么废久喜欢谁或者谁喜欢废久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确实与自己无关没错啦,可是——

你一直费尽心思讨厌的人有比你更优秀的人喜欢他。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欧尔麦特选择了废久,现在连那个阴阳脸也?

别说笑了,明明只是一个废久而已。

但是爆豪胜己,你在期待什么呢?


你明明不喜欢他。

我明明不喜欢他。

 

啊,够了。

怀着弄不清楚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这种半吊子心情,课照常上,人照常炸。


日子就这么接着过。看似是缓慢的重复,实际上每个人都在悄悄变化着。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自那之后并没有淡出爆豪的视野,事实上全班包括欧尔麦特都意识到了这俩人之间的不对劲。


那个半边混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收敛。


得了吧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至少我不会一本正经的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爆豪愤愤的想着。

或许是因为好奇,又或许是因为上次和轰的谈话给爆豪留下了心理阴影,总之,爆豪发现自己选择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察起了那两个人。


严阵以待仿佛实战演习。


男生和男生之间的喜欢吗?


他看着他们之间说话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看见绿谷踮起脚尖拿掉轰头上的花瓣,他瞥见他们中午吃饭的座位顺序从中间插了个饭田到他们俩坐在了一起。

他还听见了绿谷拒绝丽日的声音,女孩子拼命忍着眼泪,却又在蛙吹怀里不管不顾的哭出来。仿佛那个在体育祭上和爆豪对战的茶爷从未存在。


所谓喜欢,就是这样吗?


爆豪胜己花了一个学期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想要和阴阳脸打架。



我明明不喜欢他。

我应该不喜欢他的。

我一直讨厌他不是吗。

 

 

 

“那、那个,小胜,我和轰同学在一起了。”绿谷战战兢兢的告诉他。

废话,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在一起了废久。

“啰嗦,我知道。”

“诶?小胜你不生气吗……”

爆豪没理绿谷,径直出了教室。

我当然生气,爆豪心里想着,因为那个阴阳脸喜欢你。

 

 

 

2、Todoroki


自从轰告诉爆豪他喜欢绿谷之后,爆豪总觉得自己跟轰之间有点尴尬。虽说他俩的关系本就算不上友好,但好歹也过得去,现在在别人看来,颇有一点爆豪单方面闹别扭的意思。可是看轰的反应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反正爆豪本就不是什么纤细的人,再加上另外一个是天然呆。所以爆豪没两天就把那点不自在抛到了脑后。

 

轰焦冻是多么优秀的人,是无需多言的。

不得不说那个一出场就把整层楼冻上的操作真的是酷毙了。

但是经过爆豪的观察,这货是个天然。

亏我还把你当作超厉害的对手啊你个死阴阳脸!!!!爆豪腹诽。

但是就算是爆豪也看得出来,那个混蛋看绿谷的时候和对其他人是不同的。

明显到会让人吃惊的地步。

 

众所周知轰焦冻在体育祭之后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本来就生的十分标致,从之前稍微带着点凶神恶煞变成彻底面瘫之后,就给人一种人畜无害十分乖巧的错觉。虽然实战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但是好歹日常中可以说是十分平易近人了。

对待女孩子十分绅士,给予同学们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还兼备冬暖夏凉,啊不对,是家教良好的性格。称得上是模范好同学。


和那边那个专注爆炸15年的爆豪胜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所以当班上的同学或多或少的提到这个阴阳脸的名字的时候,爆豪并不惊讶。


但他讨厌被拿来作比较。


是看不起我吗?

少把我和那个每天跟废久唧唧歪歪的家伙混为一谈!


可是爆豪依然是一个观察者。

或者说大家都是同学,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他想避开都不太可能。

更衣室里大家换衣服的时候,偶尔他也会看向角落里的那两个人。充满了汗味和热气的房间。他看着轰好看的蝴蝶骨,下意识错开了眼神。总觉得更热了,是错觉吗?

偶尔在轰焦冻不分场合说出那些惊为天人的话语是,爆豪也在一边看着。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想要看绿谷那家伙手忙脚乱的样子,可映入眼帘的却是半身混蛋完美的下颌曲线。


他总算理解了,所谓的帅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家伙确实长得挺好看的,就算看他不爽但是也不妨碍爆豪承认这样的事实。

人对美的东西总是下意识的追求着。

于是在那些爆豪自己都没发现的时间,他会盯着轰那边发一会呆。事实上爆豪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看阴阳脸,他觉得他只是单纯的大脑放空而已,只不过方向有些恰巧罢了。当然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常发生,爆豪自己都不在意。有一次被路过的切岛问起,回应对方的是下了死手的拳头。


真正让爆豪意识到轰有多么喜欢绿谷,是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傍晚。洗过澡之后却还不到睡觉的时间,宿舍一楼的大厅里三三两两的坐着几群人。女孩子们在一边兴奋地讨论着那些女生才能理解的话题,上鸣他们在玩PSP,轰和绿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屏幕上播出着最近发生的重要事件,绿谷一开始听的很认真,偶尔和轰交流几句,换来几个嗯嗯啊啊的语气词。随后他就不可抑制的开始犯困,眼睛眯着,就要闭上了。也是,最近这几天训练量很大,绿谷又是那种拼命的人,疲劳自然是正常的。

绿谷慢慢的瞌上了眼睛,靠着旁边的轰悄悄地睡着了。他蓬松却柔软的头发轻轻扫过轰的颈间,轰稍微动了动让绿谷靠的更舒服。

电视里还在报道着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轰侧头看着绿谷安静的睡脸。


爆豪就在这个时候叼着矿泉水瓶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见了轰那个时候的表情。

更确切的说,是那个要命的眼神。

爆豪胜己也是知晓什么是温柔的人,哪怕他从未展现出来过。


那是温柔都不足以形容的眼神。


原来阴阳脸那家伙是认真的啊。原来他真的有那么喜欢绿谷,甚至说是爱着绿谷都不为过吧。

那个时候的轰好像处于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安心、宁静,同时看上去无比的满足。


有些复杂的心情从心底涌出,可爆豪不明白那是什么,也不想明白。

他有种预感,如果弄明白了的话,这样平静的日常一定过不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有点害怕这一点。

 





3、Kirishima


毕业以后A班的人就很难聚齐了,他们聚得最齐的一次,是在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的婚礼上。那是绿谷和轰多次协调的结果,每个人都超额完成了工作,把许多事情都提前完成,就为了腾出时间来参加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重要的日子。

从结果来看,一切都是值得的。


传统的日式婚礼,在轰的本家举行。

声势浩大以至于那天所有的新闻头条,都是这两人宣誓的照片。

对于很多并不是很了解内情的人,自然是有些惊讶。哪怕英雄人偶和英雄焦冻的同框率异常的高,可是突然就结婚了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可是对于原先A班的知情人士来说,这俩人可算是修成正果了。唉呀妈呀你俩是要急死谁。


丽日觉得她终于不用再充当某种意义上的恋爱咨询师的角色了真的松了好大一口气。

仪式进行的很快,身着正式和服的轰显得更加稳重,改良版的白无垢也衬得绿谷更加清秀。

无数人都称赞着他们是多么多么的般配。

爆豪胜己站在大厅的角落里,不情愿的心情都能具象化了。可是他就是阴差阳错的拒绝不了那个废久的邀请。以及,这大概是他有生之年第一看见轰焦冻求人。

答应了的事情总不能爽约吧,那不是爆豪的作风。

等到新人向在座的所有宾客敬酒,爆豪也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


他透过玻璃杯的反光看清了身后站着的人。


那是切岛锐儿郎。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

爆豪没有在意的喝下了清冽的液体,他看着站在台子上的那两个人突然有点感慨。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带着这种中年大叔般的心态想着一些没有边际的事情。所以爆豪一如既往的错过了一声小小的叹息。

 

硬要说的话,切岛算是整个学生时代唯一能和爆豪好好说话的人。

拜个性所赐,他并不惧怕爆豪的暴力交流方式。也不是很在意爆豪显得粗鲁的说话方式。她把那理解为是男儿气概,热血得过了头。

男孩子之间总是打打闹闹的方式建立起牢固的关系。青涩的年纪,切岛也不是很能分得清楚那些如同乱麻的弯弯绕绕。反正不管怎么说,朋友这个说法总是万能的。

 

等到所有的仪式结束,绿谷换上了鲜艳的外褂,宴会总算开始,人们都放松起来。很久没有这样聚在一起过了,大家兴奋的说起近况,回想起那些有些遥远的往事,感叹着时间的流逝,控诉着工作的繁忙。气氛一直都很热烈。到后来上鸣电器喝醉了,他们吵吵闹闹的,也不知道在瞎嚷嚷着什么。


绿谷一直跟在轰的身边,他们一起敬酒经过一桌又一桌的人。轰悄悄低下头问他:“累了么?”绿谷摇摇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他们走到今天不容易,他的眼神掠过屋子的角落,小胜在那里一个人喝酒,可是他并未作过多的停留,便跟着轰去跟另一波的客人寒暄了。


爆豪还是坐在那个角落,自己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就在刚刚,他看见半边混蛋和废久交换戒指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那年他一直拒绝明白的事情。就像他曾经想的那样,他觉得不明白也是好的。他觉得他可能有些醉了,他的身边坐着切岛。这仿佛就像,就像他们毕业的那年,也是大家聚在一起,一开始说着没有成年不能喝酒,可是后来在峰田的怂恿下,每个人都醉了。


那个时候切岛也坐在他身边。


记忆中他对这家伙印象很好,有实力,成绩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扛揍。

所以他们大概关系不错?他不知道。

他现在听见切岛在叫他的名字,他听见他说“你是不是醉了”。

他忽然就想起那年的修学旅行,他们去海边合宿。那是他唯一一次看见切岛跟他说话吞吞吐吐的。但是又十分正经。

可是那时候他是那样的不耐烦,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对方的纠结,甩下一句“别跟那个废久似的婆婆妈妈的。”



啊,所以是这样吗。

“切岛。”他叫着对方的名字,自嘲的笑起来。他从未想过,他会有这样的一天。

“别说了,爆豪。”

爆豪还想再挣扎一下,却被一句我去给你拿点水堵了回去。


别说了,哪怕你知道了也别说了。

因为你的眼神,从来都没有停留在我身上。

切岛平静的起身离开,这么多年,他早就接受了现实。

哪怕是他想着再不说出口就永远不会有机会了的那个黄昏,爆豪的眼神也看向的是绿谷和轰那边。海风咸咸的,风化了少年坚硬的皮肤。


他以为他会永远记得那天海水的温度,可是如今,他连晚霞的颜色都记不清楚了。

 

所以其实是这样吗。

爆豪坐在喧嚣中间,终于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

意识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宛如那飘忽不定的风,从青年的身边轻轻的飞走了。

 

宴会还在继续,人们各式各样的感情依旧充满着这个空间。

爆豪走到了宅子外面,门拉上的瞬间仿佛把他隔绝开来。

世界突然都变得安静了。一直以来那些虚张声势的叫嚣,终于都消失殆尽。

爆豪一个人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头顶是明亮的满月。




今天真的是结婚的好日子。


=============================================

FIN

比自己预料的写的长了很多。

总之轰出结婚了可喜可贺。

想要试着去描写那些暧昧不清的东西。自始至终除了轰出以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这种感情成立。

中心思想其实是爆豪胜己错过了一生中所有的恋爱。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喜欢着绿谷的时候轰出已经交往了,意识到轰是很好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真正确认了自己的心意的时候,轰出已经结婚了。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式,包括他从未发现的感情。

这里不管是爆豪对绿谷还是轰都是十分模糊的,我觉得那算不上是喜欢,但是也是很接近的感情,包括切岛对爆豪也是一样。就是想尝试着写一写这种朦胧的好感最终都变成了没有说出口的遗憾吧。

确实挺惨的,但是我却觉得这很现实吧。

努力的去表达了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希望有人能够喜欢。

如此勤奋的我自己都惊呆了。


评论(6)
热度(93)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