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反射A

本质吐槽役文风伪文艺的理科生

【YOI/维勇】什么时候

和体温一样的背景

 大毛可能稍微ooc了吧

难得我吃药了的系列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勇利在柔软的大床上醒来。微卷的睫毛划开干燥的空气,阳光从亚麻质地的窗帘后面透过来,原木色的家具看上去暖洋洋的。

稍微一偏头就能看见伴侣安心的睡颜。浅色的发丝柔软的散落在枕头上,同样颜色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对于勇利来说,维克多的一呼一吸之间,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他是那么安静的睡着,与他清醒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这样想着勇利差点要笑出声来,他的爱人是多么的张扬而又迷人,再没有人比他知道的更清楚了。


室内安静得只能听见墙上的挂钟上秒钟行走的声音。

滴答,滴答。

勇利尽量放轻动作侧过身子用手撑着头接着欣赏维克多帅到惨绝人寰的脸。


啊,心跳的声音好吵。


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抚上维克多的刘海。尽管有一段时间维克多非常抗拒勇利做这个动作,每次都跳开很远,一边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望着勇利,仿佛勇利要对他做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那时候他们还在热恋期,维克多裹着厚重的羽绒服拉着勇利在莫斯科狂奔。他们跑过一个又一个古老的街区,最后在瓦西里布拉仁教堂的前面停下,两人都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然后看着对方笑了出来,从嘴里吐出一串串的白烟。那是正值黄昏,晚霞是暖融融的橘色,维克多的刘海闪闪发光。


就像是什么精灵一样,勇利这样想着。

略长的刘海遮住了维克多晶莹剔透的眼睛。

然后他就伸手,像是想要确认什么一样。维克多是跌落凡间的神明,他就要和这橘黄色的晚霞融为一体了吗?所以我得快点了,我就要——

抓住你了。


勇利要碰到维克多的时候没有错过维克多眼底的惊惧,但这并没有让他停下,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揽住了维克多的腰,然后轻轻拂开维克多的刘海。


美しい。


维克多愣了一下。他至今都没想明白,勇利是在说什么好美呢?是教堂上空绚烂的晚霞吗?是莫斯科这个城市吗?还是当时少见的有些惊慌失措的自己呢?


都是吧。

都不是吧。


维克多只是蹭着勇利的手心,他们在落日的余晖中接吻。


现在勇利也轻轻地抚摸着维克多的发丝,偶尔拿起一绺把玩。然后手指慢慢的滑过维克多高挺的鼻梁停在粉嫩的嘴唇。


“勇利……”轻轻添了一下勇利不安分的手指,然后一把拉过,把人圈在怀里。


所以说,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勇利听着维克多的心跳声慢慢的睡着。



 《《

他们终于也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勇利记得他们的最后一场比赛。他记得冰场的温度,冰刀摩擦出的声音。咻的一下起跳再啪的一声落地。他脑子一片空白的滑完了长节目。直到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直到场馆内下起了名为日本美食的玩偶雨,直到他看到维克多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一如当年。


他哭了吗?他不太记得了。

说起来那个节目是什么构成来着?


尤里奥一脸不爽的望着他,却又在采访之前别扭的说了恭喜。


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啊。

勇利系着冰鞋的鞋带,看着冰场上那些还不到自己腰那么高的小孩子们,他深吸了一口气站上冰面,说出了第一个单词——孩子们。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勇利望着那个场上滑的最好的青年组女单选手出神。她的进步很快,技术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就能跳出GOE+3的跳跃了。而这也已经不是勇利第一次带学生了。

维克多在不远的地方和俄罗斯队新来的小将说话,勇利断断续续的听见什么再滑不好就送你去寺庙里打坐。勇利看着新人一脸你TM是在逗我吧的表情没忍住笑出了声。

“胜生老师!”

另一边的一群小孩子央求着勇利跳一个3A,他熟练地滑过去,说着要完成今天的练习才能给她们看。他一个一个的指出不足,温柔而又有耐心的纠正孩子们稚嫩的动作。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倒着滑的维克多,两个人不意外的摔在一起。

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摔过跤了。

冰场上传出了清脆的笑声。


勇利抓起一把冰碴子塞进了维克多的领子并且做了个鬼脸。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

28岁以后的人生对于维克多来说是一场意料之中的意外。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愿意和另外一个人相守一生。他从来都是高傲的,自以为是的。他绅士有礼却又温柔而残忍。但他是冰上的帝王。其他的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滑冰,是站在冰面之上起舞。


然后他迎来了自己的“高墙”。


怎样编排都是无谓的重复,如何连接都是过去的经典。

基础分,GOE,难度,构成,P分。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要怎么样超越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站在最高处睥睨天下却反被寒风吹了个透。


要怎么样继续下去呢。


胜生勇利也面临着同一个问题。

虽然原因不同,过程不同,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


你还想继续滑冰吗?


当然了。


可曾经快乐的源泉如今变成了可怕的猛兽。


怎么办呢。


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两个人一起去面对。


总会有办法的。

总会重新站在冰上的。



“我的‘爱’,并不是那种浅显易懂的爱意或者恋爱,而是和维克多之间的羁绊,和对家人、家乡那份难以言喻的感情。我终于发现自己身边如同爱一般的存在了。第一次想要主动紧紧维系之人,那就是维克多。这种感情并没有既定的名字,在此我斗胆将之称为‘爱’。知晓了爱从而变强的我,会用GPF的金牌证明给大家看!”



总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发言哦,年轻人。


一个人无法穿过的“高墙”,在两个人面前轰然倒塌。






所以什么时候开始的真的重要吗,维克多抱着午睡的勇利坐在皮质的沙发上。柔和的风穿过客厅,消失在厨房。



重要的是,我知道我们永不结束。


=========================================

FIN

感觉是整个暑假摸鱼摸的最好的一篇。

本来想还债然而写成了其他的。

我果然还是想起什么写什么,存梗的后果就是完全忘记当时要写啥了……

我已经是一个废镜了。

求评论,嘤嘤嘤。

 其实灵感来源是柚子的一句话,“滑冰并不可怕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不是吗?没关系,我能行。”感觉跟正文没有任何关系orz。

明天去滑冰吧。


评论(5)
热度(67)

© 镜面反射A | Powered by LOFTER